1. 首页
  2. 资讯
  3. 观点

每天成交近百亿,它难道就是能超越比特币的虚拟货币?

文 | 0x2

来源 | 区块律动BlockBeats

本文将为你解答:

 

市值上千亿人民币的区块链网络,是如何诞生的?

 

100 多个竞选节点,接近 60 个来自中国,EOS 超级节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DPOS 机制在富豪统治下还有的救吗?

 

EOS 的发明者 BM 会因为信仰错位再次离职吗?

 

华尔街的金融巨鳄是否正在操纵全球 EOS 价格?

 

普通 EOS Token 的投资人该怎么选择?

在区块链技术领域,后浪不断地向前推进,取代炒币者心中神的地位。

 

第一位是中本聪,你肯定知道这个名字,因为他创造了比特币,造就了一个万亿市值的比特币市场。

 

第二位是 Vitalik Buterin,你或许对他的称号「V 神」有所耳闻,因为他创造了以太坊 Ethereum 区块链,成为 ERC-20 智能合约的基础,成就了超越比特币的以太坊生态,以及更多的玩家参与。

 

第三位是 Dan Larimer,又叫 BM,你应该没有听过,但未来 1-2 个月你将听到更多和 BM 有关的新闻,因为他开发的 EOS.IO 软件即将成为首批落地的第三代区块链技术,这相比第二代它提速万倍,EOS 的区块链代币如今每天交易额接近 100 亿人民币。

 

二代和三代的技术大神拥有数百万粉丝,他们把 V 神和 BM 放在自己内心至高无上的位置,除了他们感恩技术创新带来的行业突破外,更多的是他们提供了全新的造福、财富自由机会。

 

V 神的以太坊网络已经成为发币致富的典范,但因为以太坊为开源社区,其功劳大多无法归功于 V 神一人,而 BM 个人却为区块链世界提供了 3 次造富机会。

 

而最近的一次,也就是 EOS,正在引发轩然大波。

 

他一个人创办了3家区块链公司

 

在进军区块链领域之前,Dan Larimer(网名 BM)是一位普通的程序员。Dan 诞生于一个典型的美国工程师家庭,他的父亲 Stan Larimer 曾在波音、洛克希德马丁等公司担任资深软件工程师,父亲向 Dan 灌输了大量的工程师文化。

 

 

2009 年,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美国程序员都已经知道了一个叫做「比特币」的东西,它有望打破国家、政策的壁垒,成为能够在全世界流通的数字货币。

 

此时 Dan 也正在努力地寻找一种可以在互联网上流通的数字货币,也就理所当然地发现了比特币,更是在比特币官方论坛上与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取得了联系。

 

一入比特币深似海,Dan 沉迷于数字加密货币。这或许就是上帝的旨意,当你获得一些东西的时候,就得失去一些东西。

 

同一年,Dan 的妻子提出了离婚,教会仲裁决定 Dan 需要向妻子支付巨额赡养费和子女抚养费,而 Dan 的妻子也被裁定要求在拿到费用后的 30 分钟内立刻从家里搬出去,否则将失去孩子的抚养权。其妻子觉得这么做不公平,申诉到法庭后,法院强制 Dan 支付赡养费,但监护权可以自由改判。

 

对于一个收入不高的程序员来讲,妻离子散已经让他痛苦不已,根据判决他每个月还需要把税后工资分一半出来给妻子,这让他生活拮据,不得不搬回父母家一起生活,更让他的信仰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所做的辛苦努力,却无法捍卫自己的财产,我和妻子居然无法决定孩子归谁养,我们生的孩子是政府的。

 

失败的婚姻让 Dan Larimer 发现自己的财产根本无法通过中心化的机构得到保护。

 

2013 年,天时来了。当时全世界多个国家对比特币中心化交易所进行警告,许多交易所甚至面临关闭的风险。于此同时,算力池(矿池)也开始出现,挖矿大军的出现让原本分布于全世界各地的家庭挖矿不再流行,比特币从各个维度开始出现中心化的风险。

原本属于所有人的区块链网络,现在正渐渐地成为某些人、某些资本的玩具。

 

Dan 在比特币官方论坛里讨论比特币交易确认的时效性问题,他说一次确认居然要 10 分钟,耗时太久不利于比特币的交易,希望可以对比特币的挖矿算法进行升级,但是遭到了中本聪的回绝。

 

面对第一代区块链之神的如此回应,Dan 没有选择听从他或者杠回去,而是选择自己解决问题。

 

2014 年,彻底改进比特币交易速度问题的 BitShares 区块链网络诞生,它实现了每秒 10 万次的交易请求,其服务器(节点)散步在全球各地,实现了真正的去中心化。同时不依靠算力的 DPOS 共识机制,一个 Token 等于一枚选票,不再靠谁拥有的算力多少决定事情,让人们都拥有了决定事情的能力。

 

BitShares 是 Dan 带来的第一次区块链上的民主尝试。

 

创新的理念,真正解决问题的做法,受到了当时币圈的欢迎,媒体甚至将 BitShares 评为领先行业 10 年的创新。

 

李笑来分别在 BitShares 的母公司 Invictus 估值 150 万美元的时候投资 5%,以及在估值 250 万美元的时候投资 15%,收购 CEO 离职时 1% 的股份,总计持有 BitShares 公司 21% 的股份。之后李笑来以 43 万美元的价格出掉了其持有的 10% 的股份。此时,Dan 已经和李笑来关系密切。

 

BitShares 的代币在发布之后曾有过一段时间的涨幅,但半年后就跌破发行价。直到 2017 年币价开始回升,到 2018 年初,BitShares 的代币价格最高值时较上线时暴涨 88 倍。让不少投资者获得巨额回报,当然也有不少人套牢。

 

回到 2014 年,BitShares 上线后不久,这款产品并没有让 Dan 实现捍卫自己财产的理想,因为种种未曝光的原因,BM 失去了对 BitShares 的控制权。最后,因为与 BitShares 团队成员价值观存在冲突,Dan 选择离开 BitShares。

 

 

据了解,Dan 离开的真实原因是 BitShares 团队因为开发这套系统已经没钱了,不得已才离开。目前 BitShares 区块链网络已经可以去中心化正常运行,但形势不容乐观。

 

2015 年中,Dan 带领 BitShares 核心团队成立了 Cryptonomex 公司,聘请自己的父亲来单位技术顾问,开始了第二段创业之路。这家公司的技术团队主要做了一件事情:开发了全新的去中心化区块链交易技术——石墨烯 Graphene。它比 BitShares 的技术更先进,对 DPOS 的理解更透彻。

 

很快 Cryptonomex 公司就把石墨烯技术授权给 BitShares 团队使用,使其升级到了目前的 BitShares 2.0 版本。2016 年,Cryptonomex 又通过 MIT 许可协议向大众开放石墨烯技术,时至今日,仍有不少开发团队在使用石墨烯技术。

 

2016 年初,Dan 与朋友 Ned Scott 利用石墨烯技术开发了中心化媒体社区 Steem。Steem 创造了去中心化化价值生产网络,在这里,作者可以享受自己作品的所有收益,读者的阅读行为也会为读者产生价值带去收益。目前国内不少区块链媒体都采用了 Steem 的模式,在币圈投资者中广受欢迎。

 

Steem 平台代币从最低的 0.1 美元到最高值的 8 美元,暴涨了 73 倍。目前该代币在全球大量中心化、去中心化交易所上架交易,流通市值 46 亿人民币。

 

到了 2017 年 3 月,Dan 在 Steemit 的功能开发完成之后宣布离开 Steemit,并表示离开时与 Steemit 团队没有发生纠纷。

 

EOS,让世人认识这个软件奇才

 

离开 Steem 一个月后,Dan 创办了 BlockOne 公司,拿到了风险投资,这里面也有李笑来的参与。

 

BlockOne 公司当时只做了一件事情:开发 EOS.IO 软件。它继承了 BitShares、Steemit 的所有优点,将每秒处理能力从 10 万提高到了 100 万,使其具备商用潜力,引来大量开发者加入。

 

因为 BitShares 和 Steemit 的相继成功,Dan 凭借 DPOS 共识机制已经在行业里具备了呼风唤雨的能力,粉丝无数。在 EOS 项目的募资过程中,EOS 中国发言人李笑来和 BM 在短短 5 天内就拿到了 1.85 亿美元的融资。

 

EOS 的以太坊代币在今年 4 月时达到了最高的 20 美元,市值 16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000 亿),逐渐逼近竞争对手以太坊网络。如今 EOS 的代币每天交易额达到了 80 亿人民币,最高时超过 300 亿人民币,不少人在其中暴富。

 

在 EOS 暴涨的日子里,他们收益了:1、普通 EOS 投资者,他们持有 EOS 并通过 Token 价格上涨而获益还可以获得未来的 EOS 生态空投;2、EOS 开发者,因为 EOS 生态的扩大,他们的产品以后会有更多人使用,投资者会投资更多的钱;3、虚拟货币对冲基金,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包括 EOS Token 的话,会因为投资升值而受益,也会因为做多 EOS 价格而受益;4、EOS 庄家,他们低买高卖,通过散播消息和操纵盘面来提高 EOS 市场价格,即买现货又买期货,最大化保证自己的利益。

 

按照计划,EOS 生态即将与 6 月份开始正式问世,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十几家机构开始开发基于 EOS 区块链的应用程序,还有不少应用开始空投 EOS 生态的代币(空投:免费发放一些代币吸引用户参与)

 

EOS 生态网络即将向比特币一样繁荣、壮大,但如此繁荣的背后必有隐忧,而这隐忧却是 Dan 自己亲手埋下的,那就是 EOS 区块链网络中的超级节点选举。

 

EOS超级节点选举投票

 

因为 EOS.IO 采取的 DPOS 共识机制,不需要所有人都充当节点,只需要其区块链网络上有 21 个节点(以及 100 个备用节点)正常运行,然后对数据进行打包并在 21 个节点中进行确认即可,效率很高。整个区块链网络的运行效率大幅度提高,并且非常可靠。

 

那么这 21+100 个节点怎么诞生?这不能由 Dan 个人或者 BlockOne 公司来指派选出,于是乎他们想出了一套令人称赞的超级节点竞选(Block Producer Election)由持有 EOS Token 的用户来对竞选超级节点的参选者进行投票,根据票数多少来选定相关节点担任超级节点和备用节点。

 

而超级节点则可以享受很多好处,比如每年 EOS Token 增发的分红等补贴,比如数千万元,还有来自社区的影响力和声誉。

 

超级节点按照官方的配置要求,一年的成本在 100 万左右。用 100 万获取数千万的收益,没有人会拒绝。想要获得这些收益,除了技术实力之外,还需要有人支持、获得选票才行。

 

为了获得用户的投票,各个中国区的竞选节点开始了拉票行为,甚至开始了贿选(目前已被 BlockOne 团队禁止)。但根据 EOS Token 地址来看,用户手中持有的几十个、几百个 EOS Token 根本无法影响到任何一个大型节点的得票数量。

 

 

这是 EOS Token 注册地址的 Token 数量扫描结果,已经有 200 个持有超过 25 万 EOS Token 的地址,他们才是能够影响 EOS 超级节点的大鳄。

 

普通人手中的几十个、几百个 Token,在几十万票数起步的大鳄面前,就像是蚊子肉。

 

那么大鳄用自己手中的优势票数投出作恶的节点,整个网络会不会因此走向衰落?

 

EOS 的 DPOS 机制写好了规则可以防止作恶节点的出现,只要作恶节点出现,会被立刻投票出局,备选节点上位。这对于大鳄支持的节点来说,是无法接受的,因为他们希望得到投资节点的收益。

 

那么,怎么才能保证最大的利益呢?

 

组成派系或者联盟,争取在投票中得到更多的节点支持。和别人合作、结盟、共同取得利益,是中国人最喜欢做的事情。于是乎就出现了在其他区域节点内没有、仅在中国区出现的节点势力分布。

 

以下是我们在深入分析了所有参选节点的利益关系、网络关系之后发现的势力图(截止5月18日,如有修改建议请在微信后台留言)

 

这是每个节点的简介

 

相比于其他地区的节点,中国区的节点有备而来:1、技术实力强,可以轻松地达到超级节点运行标准;2、有充分的 Token/选票沉淀,可以使自己登上超级节点的位置,最次也是个备用节点;3、更完善的宣传机制,尽可能地宣传 EOS 生态和获取选票;4、以利益为导向,部分节点宣传时告知投票者会分红等;5、尽可能地利用规则漏洞,有十几个竞选节点通过修改竞选地点的方法来隐藏中国身份,实际上还是中国人运营以及同一个实体运营多个节点等。

 

在巨额利益面前,中国区的超级节点已经占了整个超级节点竞选的 60%,乍一看,还以为 EOS 区块链是中国人做的。但转头一想,如果这么多中国节点中签的话,那和中国的有什么区别呢?

 

但为什么国外的超级节点能耐住性子、按兵不动?

 

EOS背后的利益集团斗争

 

在去年夏天 EOS 进入中国之时,李笑来曾经在国内大规模地帮助 EOS 进行宣传,外界普遍认为因为李笑来在 Bitshares、Steem 和 BlockOne 里的投资,EOS 会安排其作为中国区的代言人。但是随着 94 监管的到来,EOS 与李笑来立刻撇清关系,李笑来也通过媒体隔断了与 BlockOne 的关系。

 

 

今年 4 月份,Dan 在官方交流群内更是直接斩断了李笑来的关系,否认与李笑来的硬币资本进行合作,硬币资本也将 BlockOne CEO 从其顾问团队中剔除,EOS 官网也撤掉了硬币资本的合作方 logo。两方或许已经交恶,但仅仅是推断。除了和李笑来关系不好,EOS 官方对中国的态度也冷淡。

 

在 EOS 的官方 Twitter 和社群里,除了中国媒体 IMEOS 经常与美国团队互动之外,EOS 与中国区的互动关系极少。甚至在 EOSGo(负责 EOS 选举宣传的官方非盈利组织)的竞选节点介绍中,曾将中国这个国家区域标记为北亚。

 

EOS2CHINA 在 EOS 全球节点竞选群里揭露中国的竞选节点算力吧利用规则漏洞上报了 4 个不同名称的节点,但实际上都是同一批人进行控制。对于这种通过增加竞选节点数量来提高中签率的做法,EOSGo 官方没有任何方法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以太坊创始人 V 神也批评「21 个超级节点并不是 21 个不同实体,节点之间可能存在内在联系的共谋」,让我们再回过头去看上面的势力图,细思极恐。

 

对于 EOS 生态利益的争夺,已经分成中外两股势力。外国势力表现的更加沉稳,这是因为他们较为成熟的金融体系,普通投资者将资金沉淀到各类基金中去,让专业的人士来进行操作,所以我们在媒体上很难见到像中国这样大规模地个人、机构来竞选节点的情况。

 

国外则走和中国完全不同的路线:他们一方面关注 EOS 的生态发展、成立生态基金,提高区块链的真正价值,另一方面则由华尔街的精英们和资本大鳄来处理市场交易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BlockOne 已经与三家机构进行合作,成立了四家 EOS 基金。与 TOMORROW BLOCKCHAIN OPPORTUNITIES 成立了 EOS Blockchain Focused Fund,额度为 5000 万美元;与 Galaxy Digital 合作成立新基金 EOS Ecosystem Fund,基金规模 3.25 亿美元;与 FinLab AG 合作成立基金,规模 1 亿美元;BlockOne 自己成立了 EOS Global,2 亿美元用于扶植 EOS 生态。

 

*TOMORROW BLOCKCHAIN OPPORTUNITIES 的创始人是前谷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Eric Schmidt;Galaxy Digital 这个基金的创始人,华尔街传奇基金经理诺沃格拉茨。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基金的主要投资都是在 EOS 生态之内的,用于扩大 EOS 自身影响力和成员数量,从生态发展的角度来看,好像是没有人操纵价格。

 

我们进一步挖掘后发现,因为市场对于 EOS 的期待值很高,庄家操纵 EOS 价格的情况在不断地发生。因为 EOS 采取众筹售卖的方法,导致可以用来操纵市场的筹码非常分散,再加上区块链的隐私保护,即便是专业的分析师很难通过直接关系发现操纵者,而受到质疑的人一般都会拒绝表态或者否认。

 

但我们还是可以发现蛛丝马迹。据 CNBC 报道,诺沃格拉茨的 Galaxy Digital 在 2 月份和 BlockOne 合作之后,在 4 月份就招募了高盛对冲基金分析师 Richard Kim 加入了这家商业银行从事相关业务。Kim 在离开高盛之前已经做到了经理级别,而且也有多家虚拟货币创业公司的经历。

 

我们有理由猜测,通过 Galaxy Digital 与 BlockOne 的亲密关系,能为旗下的对冲基金提供相关消息的交易来实现对于投资者的高额回报承诺。

 

根据华尔街日报今年 3 月的爆料,目前华尔街已经超过一百家虚拟货币对冲基金,几乎每一家基金都已经对投资者给了投资承诺。

 

而能否预测市场走向并买入正确方向的期货,是决定虚拟货币对冲基金业绩的主要投资工具。CNBC 数据显示,今年 3 月份,因为市场波动和预测失误,虚拟货币对冲基金损失达到了 45.7%。如果拥有正确的内部信息,势必可以在信息发布之前提前做好准备进行全球性的做空或做多,进而实现套利。这种信息也只能通过深度合作或者内部人员透露才能获得。

 

按照华尔街的一贯作风,精英们通过多种金融衍生品(期货等)来进行套利收韭菜,而他们收割的韭菜正是风头正劲的亚洲炒币者。

 

 

而中国区节点,正在试图通过扩大影响力、制造更多利好消息、主动参与 EOS 建设来提升币价,在现货市场获利以及在超级节点上获益。

 

EOS超级节点竞选最后会怎样?

 

不可否认,EOS 的 DPOS 机制已经出现了富豪统治的迹象,它离区块链上的民主背道而驰,富豪拥有的权重很高,在投票中获得权重也就越高,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富豪所能支配的票数也会越来越多,优势越来越大。

 

正如 EOS 的创造者 Dan Larimer 所言,他希望可以实现保护自己的财产、自由,但 EOS 可能已经无法保证这一点。

 

按照我们目前的预测和从华尔街专业人士处获得消息,Dan Larimer 可能会在 EOS 区块链主网上线之后离开。我们已经从 Dan Larimer 疲倦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他对 EOS 超级节点竞选的失望,很多和 EOS 超级节点竞选有关的问题,他都会推给 BlockOne 的副主席来回答,现在主要回答关于技术上的提问。

 

这或许是一个悲报,对于 EOS 普通持币者来说,需要在未来多种可能的局面了做出选择,就像《复仇者联盟 3》里奇异博士一样,选择一个最有利于自己的方案:1、选择自己最喜欢的节点;2、选择可以给自己带来最多利益的节点;3、什么都不做。

 

我们曾经想过最坏的结局:所有中国人都将票投给中国节点,然后中国节点占领 EOS,将国外的节点全部挤出,西方社区一定会要求分叉,随后 EOS 社区因此拆分成中英两个社区,一个中国 EOS,一个美国 EOS。

 

说句让人很沮丧的话,这种情况下,只有投给最有可能在选举中得到最高票数的人或联盟,才能保护自己的利益。最终,投资者不得不向利益屈服。

 

而至于要超越比特币的说法,EOS 或许还需要多次进化才能实现。随着超级节点竞选、主网上线等关键时间点,还会发生更多不可预测的事情。

本文来自,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步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