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起底币圈黑公关,从PAI看行业乱象丛生

2018年6月20日,一篇《马化腾谈黑公关的新闻》盛传网络,这篇文章起底了传统互联网行业的黑公关乱象,某些利益集团为了争取流量,不惜采用虚假炮制、曲解事实、编造事实的极端手段来打压对手,而腾讯这种国内首屈一指的集团公司都难以幸免,更何况那些默默无闻每天忍受黑公关打压的小公司了。

起底币圈黑公关,从PAI看行业乱象丛生

与传统互联网行业相比,币圈流量更为稀缺,项目方、KOL、币圈媒体、交易平台为了相互争夺流量,不惜扰乱秩序,爆黑料、伪造事实、下重金请自媒体转载,更有甚者动用黑客手段,情节狗血、利益纠葛错综复杂,实在不亚于一场商战大片。

而这样的大片,币圈每天都在上演。

2018年7月17日,一场针对PAI,有组织有预谋的黑公关开始上演。据传是某评级KOL为了和其他KOL争夺流量,从而有了黑PAI的打算,但苦于没有思路,便请来了黑客工作室对PAI官网进行安全扫描。由于PAI官网的安全部署较为完善,黑客工作室迟迟没有发现官网漏洞,随之黑客工作室把目标转移到了PAI UP钱包网站上,终于发现了域名代理商的漏洞,随即对PAI UP进行了DNS劫持。

起底币圈黑公关,从PAI看行业乱象丛生

劫持后的PAI UP网站,被做空者修改成了利空新闻,随即对PAI造成了恐慌盘。

据主流媒体新闻的报道,PAI的母公司是由一个叫Nikhil Jain的印度人和原百合网创始人叫郑毅的中国人联合创立于美国,产品主旨是将世界最热门的人工智能与区块链相融合,在2017年10月的迪拜世界区块链峰会上,这家公司获得了创业大赛第一名,方向是个性化人工智能Personal AI,更偏向于娱乐社交,虚拟现实等。2017年的G20峰会主题是人工智能,2018年G20峰会主题是区块链,而oben发行的第一条公链PAI,就是把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相结合的公链。oben公司从诞生开始就受到各界关注,并且被世界顶级公司所投资,其中就有日本首富孙正义的软银,中国三大互联网公司马化腾的腾讯,韩国著名娱乐公司SM。而2017年,美国ObEN公司和韩国最大经纪公司SM Entertainment娱乐达成合作,在香港成立了合资公司——香港幻星有限公司,用于建立及运营明星的人工智能版权。据悉,SM Entertainment旗下的亚洲所有艺人的AI版权,都已经授予了这个新公司。

可惜如此强硬的背景也难逃黑公关的厄运。

时间再回到2017年9月27日,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孙宇晨卷款跑路、波场币疑似空气币的新闻,币圈关于孙宇晨骗子的争论一时间沸沸扬扬。

起底币圈黑公关,从PAI看行业乱象丛生

而据孙宇晨的描述,这场黑公关炒作实际是火星人许子敬编排的戏码。

孙宇晨表示,许子敬手下邱实先找人冒充波场投资人拟写 “关于波场TRON涉嫌非法集资”的举报信,按好手印递交北京市金融办、北京市公安局等部门,同时派出假投资人去波场办公室闹事,并出钱买通黑公关指使媒体发布“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拒不归还投资人”的稿件,形成大范围传播,恰巧闹事的同时孙宇晨在韩国进行路演,因此才会有“跑路”、“维权闹事”等负面“把柄”被抓住。

孰是孰非已不重要,孙宇晨已用切身行动为自己辩白了。

起底币圈黑公关,从PAI看行业乱象丛生起底币圈黑公关,从PAI看行业乱象丛生

而各大交易所遭遇黑公关更是不计其数。可见币圈流量是多么的可贵,让大家煞费苦心,不惜费钱费脑更是动用黑客手段来攻击对手,乱象丛生。

起底币圈黑公关,从PAI看行业乱象丛生起底币圈黑公关,从PAI看行业乱象丛生

黑公关成本之低廉,造就了黑公关的猖獗泛滥。

在发文前的6小时,一位币圈自媒体大号,向笔者透露了黑公关的一些内幕。

“我们做内容积累粉丝怎么做转化?难道我们真的做义工吗?有的时候真的是生活迫于无奈,我们没有别的赚钱途径,只能通过软文、公关稿、黑稿、广告等形式,转化为现实的金钱。”自媒体大号介绍,这些做法中,发负面稿件的利益最高、风险也最高 “根据相关自媒体在币圈的影响力不同,发黑稿、删黑稿、发软文都有着不同的标价,有的大号转发一篇黑稿就几万甚至十几万的收入,普通的从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推送宣传性的软文,一般都没什么问题,但赚得也少。而发黑稿的风险大,遇见一些死磕到底的当事人,很容易就惹上官司。”

很多人把2018年形容成区块链元年,在这个新生儿还在朝气成长的时候,我们不应因一己私利就把它扼杀在摇篮之中,我们呼吁媒体和那些所谓的KOL,请你们遵守职业道德,维护币圈的生态平衡。

狗咬狗一嘴毛,生态建立靠大家,我相信迎接币圈的是一个规范的开端,而不是结局。


本文不代表火讯财经观点

原创文章,作者:刘三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onepaces.com/20180720/11412.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