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陈伟星:我从来不用网红赚钱、也不可以当网红赚钱

年初的时候,区块链一直被人打压,有很高的政治风险,那时候根本没有炒作这个概念。某些传统VC也不看好区块链,比如朱啸虎、张颖对区块链有很深的误解。我们觉得最重要的是如何让这个行业生存下去,让区块链究竟去解决社会问题,所以曾明教授、高西庆教授和我觉得有必要站出来把它说清楚。

陈伟星:我从来不用网红赚钱、也不可以当网红赚钱

与滴滴合并后,原快的创始人、现泛城资本创始人陈伟星,于今年初稳坐“区块链第一网红”交椅。

最近,陈伟星又因某人某事火爆链圈。7月18日,首都机场T3航站楼,陈伟星接受链角兽采访,并对最近一些热点问题进行了一一回应。

谈网红

链角兽:快的与滴滴合并以后,你很少出现在大众视野。但从今年和朱啸虎互怼后,你在网上非常活跃,人称“区块链第一网红”。很想知道你是出于什么心态。

陈伟星:年初的时候,区块链一直被人打压,有很高的政治风险,那时候根本没有炒作这个概念。某些传统VC也不看好区块链,比如朱啸虎、张颖对区块链有很深的误解。我们觉得最重要的是如何让这个行业生存下去,让区块链究竟去解决社会问题,所以曾明教授、高西庆教授和我觉得有必要站出来把它说清楚。

曾鸣教授是科技界最牛的战略家之一,高西庆教授是中国证监会的创始人之一,我们代表各个领域的人才,这些人一起铺天盖地的传播,政府官员可能就会想是不是要尊重一下这个技术?所以过年才策划了这些活动来传播。

链角兽:相比以前,“区块链第一网红”这个头衔有没有给你带来更多好处和资源?

陈伟星:我历史上从来不用网红赚钱、也不可以当网红赚钱,我甚至非常反感被冠以网红这个名号,而被忽略了我的观点,我们投资了51信用卡、氪空间、币安等十多家超级独角兽,靠创造价值赚钱。

链角兽:最近李某某接受采访时说,某某基金成立后,你和他的争论,让他害怕给此基金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退出了。

陈伟星:某某基金本身就是个谎言,总共只有一个亿基金,他说成一百亿。你拿政府基金的名义投了那么多ICO项目和交易所,那些人在外面宣传说是政府投的。他们这么编故事,太low了。

这个问题应该是大家的责任,他跟我没私人恩怨,又不割我的韭菜。本来我跟他是行业之争而已,我认为要规范化才行,没想到他就变成了跟我的私人恩怨。你说他剪录音、编故事都能干,他还有什么不能干?

我做这件事没什么动机,就是希望他收敛一点,他找的理由也都很扯。我不想再和他纠缠不清了。

谈争议

链角兽:这半年你怼了不少人,其实也有不少人质疑你怼人的初衷。

陈伟星:我历史上一直都在低调的创业,2018年之前从来没有怼过任何人。2018年实际上只怼了两次人,一次是希望朱啸虎他们不要全盘歧视区块链,一次是希望李笑来他们不要过分渲染财富欺骗散户集资割韭菜。我的目的在于推广我的观点,而不是个人当网红,我反感当网红。

大家至少应该要讲道义。首先正义是对的,有道德就是对的。如果这种基本的道义,不去骗不去欺诈的行为,都要被人说成虚伪,那大家都吃饱了乱来好了。你看见银行不去抢,就变成你好虚伪,就变这样了。

如果他的行为是正义的,他就应该被鼓励。你去揣测正义的人是不是假的,有什么用?再说你怎么去揣测呢,我没动机啊!好多人都没有责任感了,都把正义当虚伪。

链角兽:以后你还会继续揭露这个圈子其他割韭菜的人或事吗?

陈伟星:透明计划要更加规则化。这个行业也不能总这样搞,搞的这样乌烟瘴气的。区块链还是要去解决社会问题才有意义,不能劣币驱逐良币。要不是我们对这个技术还抱点梦想,不然早就不跟他玩了。

什么叫项目做成了?不是说项目有估值就算赢了,最重要是去解决社会问题。区块链有原罪,钱是三、四线城市的大妈们帮你存下来的,但你心里要对这个社会有一定的责任感。

很多优秀的创业者进来这个领域,搞的都吐了,都不想搞了。大家都这么骗,那还搞什么呢?

链角兽:据说快的被卖掉后,你开始去研究世界经济,所以你现在谈金融方面的东西信手拈来。你怎么看加密货币未来的走向?

陈伟星:加密货币与华尔街,是一仗毫不遮掩的货币战争,把全世界从债务危机中解救,把劳动贡献的记账权分散给全世界人民的战争。华尔街才是韭菜收割机宗师,一边各种黑色手段控制法币进入交易所,一边积累与借取筹码在交易所猛砸慢收,一边在期货交易所收割现金期权。

华尔街所谓的“监管”,最终还是成了绑匪们蹂躏韭菜的绳子。

谈打车链

链角兽:按你在业内的知名度,其实你投项目就能赚钱,有人说你又出来做打车链项目是因为快的被卖后,你内心有些不服。

陈伟星:快的之后我一直想找更大的机会。我还是有些理想主义在里面的,不然我花那么多精力干嘛呢。VV Share项目团队已经有一百多个人了,现在我们需要用实验来布道。

链角兽:在你的设想中,打车链会革了滴滴的命?

陈伟星:我逻辑上判断会的。但还是得实验,所以我强调了,我免费为VV Share工作,所有劳动所得都捐赠掉,希望区块链能实现其革命。

我自己已经投了几千万了,这些钱都会和后面的投资人同样价格。现在我做项目不赚钱,我的免费币已经全捐了,我免费打工总行吧,省的那些人天天说我。

链角兽:你把所有劳动所得都捐赠掉,还要“将金融机构所赚80%的收益转移给劳动者”。大部分人听说这件事后,觉得不太现实,所以有很多人质疑你做这件事的初衷是什么。

陈伟星:本来金融机构就不应该赚80%的收益。现在的社会贫富悬殊,金融机构赚走太多钱,劳动者赚钱太少,整个社会的分配关系出问题了。原本金融机构是帮助劳动者进行交易的,结果他赚走80%的利润,你觉得合理吗?肯定应该让创造劳动的人赚的更多,不能让中间人赚走大部分。

这个社会缺少信任,区块链就是解决信任问题的。因为大部分人做什么事情都相信钱,而不相信人,所以钱就被他控制了,他们就可以在钱上做手脚,赚走更多的钱。

区块链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让劳动者获得更多财富,如果劳动者收益占80%,金融占20%,相当于劳动者的利润占比可以提升16倍,那对整个社会都会产生很大改变。社会也会更加平稳,老百姓的活力也会被激发出来。

你看现在的社会,房价一涨,大家就变穷了,公务员10年也没涨几次工资。现在打工的有几个人能赚到很多钱?

链角兽:在区块链打车这个领域,你认为竞争壁垒是什么?

陈伟星:就像互联网产品最重要,区块链的算法设计是最重要的。一开始支持它很重要,参与社区帮助推广的速度也很重要。

链角兽:但如果VV Share要发币的话,就会面临监管风险。你是怎么考虑的?

陈伟星:这个行业如果一直这样骗下去,政府严厉的监管措施一定会来的。因为项目很难区分对错,不监管这个行业还成什么样子?

唯一的策略就是行业内的人自律,达成共识,自觉帮政府屏蔽风险。很遗憾,行业还缺少这种力量。

而真正有价值的技术要做实验,让实验来显示对老百姓是好的,政府当然会支持。因为政府是要保护老百姓利益的。所以监管是要我们积极的跟政府讲明白怎么样对老百姓更好。

中本聪一分钱不赚,消失了,这样的人才能让大家相信。

谈人生

链角兽:你现在自己去做区块链项目的动力是什么?

陈伟星:你想当年我刚创业的时候动力是什么,我在大学做学生组织活动的动力是什么?

成年后我最快乐的时候,应该是从上大学到刚创业的时候。那个时候足够穷,却天天为了搞学生活动组织创业大赛、科技比赛奔走忙碌却不去上课,只有当学校催我交逾期的学费时才急着去赚钱。

刚创业的时候,国家科技部和一个朋友的叔叔给了我200万投资,为了让公司能活久点能搞个像样的产品出来,我给自己发500块钱的工资,每天公司伙食两餐饭只吃一顿红烧肉。

那时猪肉涨价快,每周还要去旁边菜市场看看价格别买贵了,后来公司越来越好,遇到了各式人等,才知道多1000块钱工资会对人产生多大影响;再到后来社会地位高了遇到很多所谓大佬了,才看到1000万可以让很多人连道德逻辑也不要了。

还是因为社会竞争的残酷,缺少信用的环境下都是为了生存的无奈。为啥“区块链是创造信用的工具”,这么简单一句,就可以产生远超所有人想象的变革?因为只有信任的社会,才能救回和激励人的判断力,才能救回和激励人的正向道德逻辑,才能让社会真正进入赋能型的合作与创造。

链角兽:王峰发朋友圈说因为最近发生很多事情,你在朋友圈也写了很多东西,觉得你不太被人理解,可能有些孤独。你孤独吗?

陈伟星:有些失望吧,但这也正常,我本来也是有些理想主义,从大学开始就这样。其实我也知道,不能过度理想主义,更不能过度期望别人理想主义。

原创文章,作者:NONGFU,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onepaces.com/20180723/12020.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