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孟岩:为什么“通证经济”可以比肩“公司制”?

孟岩:为什么“通证经济”可以比肩“公司制”?

孟岩 | 柏链道捷CEO、CSDN副总裁

要搞清楚 通证的意义,需要从一些基本的问题谈起。

Coin 和 Token 的区别

在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领域里,Coin 和 Token 的区别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我提出过一些观点,但是自己并不满意。

有一次我在研究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突然看到 “资产” 一栏中将 “coin” 列入其中,而“负债”一栏中则包括了“Federal Reserve Note”,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在美联储看来,硬币(coin) 是具有内在价值的,而纸币( note) 则是美联储所发行的信用(债券)。

作为英语世界的人,中本聪把自己创造的加密数字货币叫做 Bitcoin,毫无疑问是希望它成为自带价值的基础性资产。而 Token 这个词在加密数字货币行业里广泛应用是起于以太坊 ERC-20 标准。显然命名者认为 Token 没有内在价值,而是一种信用,类似于纸币。

中本聪的比特币世界里,只有自带价值的 coin,没有 token,就好像一个只有黄金和白银货币,没有信用纸币的经济。这当然不是我们现在生活于其中的世界。

今天的世界正好相反,经济中几乎只有信用,没有金银货币。

仍然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中去看个究竟:如今美联储正在缩表之中,资产负债表迅速“减肥”,但仍有将近 4.3 万亿美元的资产,而其中 coin 不过 17.7 亿美金,再加上110 亿美元的黄金储备,可以算出全部美元背后的 “有自带价值的” 资产抵押不过区区 0.2%,实在可以忽略不计。

事实上,今日美联储的主要资产是联邦债券,也就是说,美元(美联储信用)以联邦债券(联邦政府信用)为抵押发行。而全世界有很多国家和地区的法币,又是建立在美元储备和美债基础之上,如此层层依赖,撑起一个个经济。一个信用建立在另一个信用之上,一只乌龟踩在另一只乌龟之上,最后撑起一个世界。这就是真相。

要理解什么叫国家信用纸币,并不需要努力想象,一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交代得清清楚楚。

比特币的真实价值在哪里?

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然后大手一指,说:“这就是价值”,于是一群拥趸就用美元给比特币赋予了价值。

问题在于,凭什么你中本聪说这是价值,这就是价值?凭什么你们一堆拥趸说这是价值,这就是价值?

国内外诸多投资界巨擘对比特币的抨击,无非是在这一点上。

他们认为,不是随便什么一群人都可以定义价值的,只有一小群特殊的人才可以定义价值。

怎么叫特殊呢?

如果定义价值是一个权力,那么必然有很多不同的群体来竞争这个权力。谁在这个竞争中获胜,谁就有权力定义价值。

谁在竞争中获胜了呢?合法的垄断了暴力的那一群人,他们在定义价值的竞争中获胜了。所以他们定义的价值才是价值。

合法的垄断了暴力的那一群人,就是政府。

因此只有政府可以定义价值。也因此,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所发行的债券成为托住这个世界的最下面的那只大乌龟。

听上去是很合理的。但是以上所有这些分析,都是在前比特币的技术基础上进行的。在前比特币时代,这些分析不但是合理的,而且是唯一可能的。

但比特币的出现把技术推上了一个新的层次,也提供了一个新的定义价值的选项。

比特币的真实价值来自于“公开、透明、可信的信息”。

所谓公开,是因为比特币网络是全球范围内的对等网路;所谓透明,是指比特币的全节点中所有的交易信息对每一个访问者来说是完全一视同仁的,不设任何屏障;所谓可信,是指比特币基于密码学和分布式的技术确保了其中信息的真实可靠。

任何一个人装比特币软件之后立刻可以得到比特币的全部真实交易记录,也就是其账本,这一全球账本的公开、透明、可信的程度是史无前例的。

这种公开、透明、可信的账本带来人们对其价值的共识。

有趣的是,中本聪将信任作为 Coin 的价值源泉,但这一点如果成立,我们就不需要将 Coin 与 Token 截然分开,因为 Coin 的价值来自信任,Token 的价值同样来自信任。

都是乌龟,何必非要分高下。

Token 如果公开、透明、可信,同样可以获得人们对其价值的信任,而且作为“可流通的加密数字资产凭证”,token 具有更强的价值表达能力和更灵活的组合构造能力。

因此我们提出将 token 翻译成为 “通证”。通证在 coin 的公开、透明、可信之上,还可以有几个新的特点。

第一,低门槛,人人可创建;第二,操作灵活,比如可以进行聚合、合并、拆分、派生、销毁等操作;第三,可合约化,就是可以将通证升级为合约,事实上,通证可以被认为是合约的常用简化版,因此也自然可以重新升级为合约,例如将可读合约与智能合约整合在一起的李嘉图合约。

对于比特币来说,合约是外置的,而通证是可以内置合约的。可合约化使得通证可以自带状态,可以分阶,可以有各种变化。

这种新的价值表示工具显然将给经济运行带来巨大的影响,通证经济正是试图想象、构思和实践以通证为基本价值表达工具的经济形态。

目前的通证领域,应该说公开、可信这两点解决得不错,毕竟大家都将通证发行在公链上,信息随时可以调查统计,但上述其他几点,其实远远不够,这是当前区块链通证领域泥沙俱下的根本原因,也是我们努力改进的方向。

实践中产生的问题只有在实践中解决。

举一个例子

软件开发是一个行业,这个行业的产品是软件。很多人对这个行业理解不深,以为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行业的一个附庸。其实不是的,软件这个行业相当于机器制造,它输出的是生产资料,而不是直接消费品。

如果你问我二十多年来这个行业最重大的事件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的说是开源。不在这个行业里的人很难想象,这个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行业运动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软件开发这个行业的全球面貌。我们甚至可以说,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崛起是开源运动的一个副产品。没有开源就没有中国的这些互联网巨头,没有开源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在国际上的地位不会比芯片制造、汽车发动机制造等产业高多少。

但开源运动搞了二十多年,今天已经失去灵魂。

回想二十年前人们开始跟随开源的时候,最初的梦想是什么?

开发者希望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分布式协作,这个协作是全球的,是真正合作的,能够得到价值回报,能够参与最好的项目,这一切在目前的开源模型当中并没有发生。

去年CSDN做过一个调查,96%的开源项目在没有产生任何效果的情况下就失败了,剩下的4%比较成功的项目绝大多数其实是商业公司用中心化的开发方式开发出来的软件,简单地把它开源而已。

原来设想的全球程序员一起协作的情形,二十年后,并没有成为主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糟糕的激励。

怎么解决?我们从通证来出发,推动了DCO模式的分布式协作组织。

CODE Network就是DCO的落地项目,就从我们最熟悉的软件开发人群开始,构造一套基础设施系统,包含Token的创造、发行、合并、兑换,也包含整个数据分析追踪,包含一系列监管服务。

其次我们会发行一个 Code Coin,就是生态环境当中的本位币,叫做 Standard Coin,一开始会充当整个社区、整个生态都认可的价值抵押货币,这是一种资产。

一群全球的程序员继续在原来的工作模式上去协作,唯一不同的是,我们在这样的场景中加入了通证。每个项目可以铸造自己的通证,然后用这样的通证作为内部激励的工具。

通证本质上相当于什么?相当于在一个项目还没有走向市场,没有走到交易所之前的组织内部股票,如果你们听说过华为这样的内部股的模式,你们就不难理解这样的DCO Token的含义。

然后要有一个交易所,这个交易所允许不同的项目彼此之间相互用自己的通证持币交换,我们还需要有监管和治理,我们需要知道通过什么方式进行社区内的监管。

我们设计了一个有特色的经济系统,如果想在我们体系当中创建一个新的项目,可以很简单地在体系当中开设一个储备帐户,加上一部分我们认可的资产,可以是比特币、以太币,当然主要是 CODE。

所有的人可以第一时间看到你的抵押资产和发行的通证。银行发行自己的银行券,被视为是负债。因此你发行自己的通证,也可以被视为是负债。

在我们这里你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你的资产负债状况,也可以看到市场当前对你这个项目给予了多高的杠杆率,给予了怎样的评估,我们也可以看到作为项目通证的持有者享受了多高的所有者权益,这些信息的透明性非常重要。

在此基础上你可以用通证去激励组织协作,撰写文档、发布代码,回答问题,修订 bug,所有的这些行为社区都可以用通证进行奖励,也将变成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远远超越天平右端的那些抵押资产。

我们认为一个项目在公开发行之前应该在技术社群内得到认可。你们可以把 CODE Network理解成为是在整个以太坊的生态上游建了一个蓄水池,我们要把真正优质的项目输送给整个市场,不是把那些有问题的项目截留。

我们构造整个基础设施以后,这套基础设施不会仅仅为软件开发平台服务,我们可以为电影创作、图书创作,所有一切创作类的,甚至所有行业包括融资和募资这些投资行为,各行各业的一些平台进行服务和支持。

我们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一场通证经济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改变传统的利益分配格局、释放人们的创新和协作热情的实践大潮正在孕育涌动,即将席卷而来。

为什么支持FCoin 币改?

大家对FCoin的关注,已经从“交易即挖矿”上暂时移开了。7月5日,FCoin启动“主板C”的筹建工作,定位为“币改”试验区,即推动已有的成熟产品或企业,经过通证化改造,完成“币改”及上币交易。

所谓“币改”,有两层含义。一是业务的通证化改造,二是币圈行业规则的改革和重构,说白了就是要搞行业自律。

元道和我同时负责 “币改” 的启动工作,我们一致认为,互联网和传统企业通过“币改”,将自己的一部分或者全部业务按照通证经济的思路和模式重构,这将成为一个不可阻挡的大趋势。

现在币改筹备组已经运行了一段时间,万事开头难,还不能说走上正轨,可是大家的心思是正的。

“币改”的大旗一出,通证经济也跟着备受瞩目起来,这个原本只被“通证派”频繁提及的词汇,开始走入更广的视野。“币改”对企业乃至整个行业来说,将是脱胎换骨的蜕变,对于通证经济来说,则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关键一步。

通过币改,让实体经济中已经具有成熟产品,有规模和实力的平台和企业拥抱通证经济,与“从零开始新创项目”相比,是速度更快、风险更小、影响更大的路径,只是被严重低估了。

所以,FCoin宣布试验区将首先面向三类项目:

1)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证化转型;

2)大型实体产业通证化转型;

3)全球范围内的通证经济创新项目,特别是一带一路全球数字经济+通证项目,以及通证经济全球基础设施重大创新项目。

通证经济有何威力?

FCoin 是目前通证经济的典型代表,在其身后一大波通证经济的行业应用项目正在涌来。

其实FCoin是一个典型的中心化交易所,FT根本不是一个区块链通证,只是它数据库里的一个一串数而已。它之所以能取得爆炸式的效果,完全是“通证经济”的胜利。

通证经济的理论和实践仍在总结与形成之中。我认为FCoin的模式有以下四个特点:第一,交易即投资;第二,开源化治理,即账目公开;第三,企业社群化,即把公司化为了一群拥有共同通证的持有者;第四,实时激励。

仔细想想会意识到,这几个点都需要通证的支持,而一旦有了通证,很多行业、很多场景都可以进行大幅度的改造。“币改”就是指这种改造,这个趋势是不可阻挡的。

所以通证经济是一个可以和“公司制”比肩的事情。

原创文章,作者:未来大脑2018,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onepaces.com/20180730/14188.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