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美国科学院院士Moshe Vardi:互联网巨头林立的隐忧与区块链的突破点

区块链或许能帮互联网实现分散、自治的初衷。

9月5日,由Odaily 星球日报主办、36Kr 集团战略协办的 P.O.D 大会在北京举行。在会上,Netta首席科学家,同时也是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工程院、欧洲科学院等五院院士 Moshe Vardi,作为首位演讲嘉宾做了题为《 It is time to rethink the Internet 》的分享。

QQ截图20180907150131

在分享中,Moshe Vardi 先简单回顾了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并引用了万维网的创造者 Tim-Berners Lee 的话表示,目前互联网存在着诸多的隐忧。比如说中心化巨头谷歌和 Facebook 垄断了人们的注意力,肆意决定给人们看什么不看什么,给这个人看什么给那个人看什么;还有他们对用户的监控问题,也让用户深感不安。“人们没有想到,他们要为免费的信息付出如此之高的代价”。

那么可能解决的方法是什么?首先是区块链能够促进去中心化,让人们更加自由的获取信息和保护隐私。再次是小微支付技术的发展,将能让人们更加随性的决定,是选择直接付费浏览信息还是在广告中免费浏览信息。

以下是演讲全文,enjoy:

互联网实际上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尤其是在 20 世纪,一些人将它的发明和书籍进行对比。接下来的时间,我将给大家来进行讲解。

互联网到底是什么?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我跟我同事进行交流的时候,他觉得互联网是人们进行交流的基础设施,它给了我们来自于世界各地互通互联的一个计算机。

计算机的产生是一个非常长的历史。

首先我们要进入到 1961 年分组交换的理论,它有点像我们之前的电话,用来进行信息的交换。然后它又发展成为了阿帕网,它一共只有两个节点,一个是在洛杉矶,一个是在旧金山。再后来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就是在 1973 年的时候,有传输控制协议和网络通讯协议。再到后来过了很多年之后,它才实现了标准化。最后,我们一开始这个控制权也从美国国防部的高级计划局开始转移到了美国的国家科学基金会,所以有很多的企业、行业,也是在 20 世纪 90 年代的时候加入到了互联网的浪潮当中,并且实现了私有化。

我们说它是一个基础设施,因为在互联网之上,我们认为它是用来进行交流的,它上面包括了各种各样的应用程序,比如自 1972 年出现的电子邮件。再后来,在 1989 年的时候发明了万维网,也就是我们称为的WWW,使我们能在在网上检索信息,但是当时它没有进行扩展,直到 1998 年的时候开始出现了谷歌,谷歌主要是用于作为搜索用的引擎,它逐渐发展成为了今天的模样。

90 年代的时候,我们开始将互联网作为一种通信的基础设施。1994 年亚马逊开始卖书,在网上卖书有什么样的潜力呢?我们可以看看亚马逊可以做到的事情。1997 年的时候网飞开始卖 DVD,2004 年的时候 Facebook 开始创造出一种全新的理念叫社交媒体。2007 年的时 iPhone 虽然不是互联网的产物,但是现在成了互联网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今天的互联网已经成为一个难以比拟的创造财富的行业。

QQ截图20180907150224

虽然这些数据并不是最新的,因为我是在上一周的时候准备的PPT。大家可以看到,像苹果公司的市值,亚马逊的市值,像 Alphabet 的市值也达到了 8590 万美元,亚马逊的市值已经到了一万亿美元,苹果已经超过了,互联网这个行业真的创造了很多的财富。

当然,其中也存在非常多的问题,现在这里给大家列出了一些我们收集的三个杂志,它们所发表的文章。

比如说像《纽约》杂志今年 4 月份的时候发布了一篇文章,说互联网的创造者们在道歉,创造了这个数字世界的“建筑师”,他们也对他们所创造的这个产物感到非常的震惊。对于现在出现的互联网问题也感到非常的震惊和崩溃。所以互联网它不再是一个应用程序,不再是一个基础设施,它当中也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在今年 7 月份的时候,名利场的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 Tim-Berners Lee也是万维网的一个创造者,他说“我感觉我被摧毁了”,因为他感到非常的遗憾,后面也会讲到现在网络当中存在的一些非常多的问题。

也是在上个月,8月份的时候,也是名利场发布了一篇文章,来自于硅谷的一些工程师说,硅谷他们担心自己创造的引擎成为一个怪物。

所以在我们数字世界的中央,也就是那些创造了这个互联网的人,他们有非常多的担忧。那么这些担忧是什么?互联网存在哪些问题呢?

第一个,跟这个中心化有关。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互联网是一个分布的系统,美国的国防部,刚开始他们想要建立起一个网络,一个有弹性的并且是分布式的网络。我们说互联网应该是一个分散、民主的系统,但互联网的架构作为当中最关键的要素,它却是集中化的。中央 IP 地址的数据库是由美国的 Network Solutions 进行维护的,可能你不关心这一点,但是我们是如何在互联网上获得信息的?答案就是,绝大部分获得信息的方式,是经过两个公司来完成的,一个是谷歌,另外一个是 Facebook。

如果我们看到我们获得的信息,以及这些信息的来源,绝大部分信息是来自谷歌的检索,或者是一些发布在 Facebook 上的内容。这样的一种中心化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万维网的概念是为我们提供信息,从世界各地能够访问信息,但是我们从互联网上获得的信息绝大部分却是由两个公司决定。谷歌作为一个搜索引擎,它决定了我们能够检索到的信息,它是跟很多公司合作,来显示他们搜索的内容。同时他们有时候也向我们隐瞒的一些信息,有些东西他可能不希望我们能够检索到。

因此,谷歌在搜索结果第一页展示出来的信息,可能就是想给人们获取的信息,很少的一些人,会去点击第二页。并且 Facebook 也会自己去筛选,给我们展示哪些信息,即使我们根本不知道它是怎么运营的。总的来说,基本上是由谷歌以及 Facebook 决定了我们在网上看到哪些内容。

第二个关于互联网的问题,是它的商业模型。我们怎么在互联网上赚钱?一开始的时候,人们认为信息是一种产品,我们会有一个信息的市场,但是我们看到这个历史,就是互联网是如何出现的?前面我已经给大家简单的介绍了一些。在 60 年代的时候,在西方世界有很多的比如说社会动荡,我们把它称为,大家有一种反政府的情绪。他们想要去反对过往商业的模型,他们想出了一种方式,就是说希望互联网,也就是说信息是自由的。

但是当我们推进了这样一种理念的时候,这就让我们得出了,我们在互联网上能够去发布的,或者说获得的信息应当是自由的,它对于我们的消费者是非常好的,每个人都想拿到冰淇淋,如果冰淇淋是免费的话,这样就会造成问题了。所以这个时候谷歌,它就得出了拯救这样一种商业模式的方式,就是说去做广告,怎么样去把这种搜索引擎货币化?

所以大家要知道,以前我们在网上获得的信息,它都是免费的,但是对于我们的主流媒体,电视,以及报纸,它们赚钱的模式都是打广告。所以虽然互联网是免费的,那么谷歌以及 Facebook 是怎么赚到这么多钱的呢?如果这些都是免费的,他们钱从哪里来?

人们会说,广告商会给他们付钱,因为他们有广告的预算。实际上,他们是把广告销售,我们实际上是由消费者在支付费用,虽然它是无形的。实际上你从星巴克买咖啡的时候,你实际上在给 Facebook 以及谷歌它们打的广告来支付费用,这是一种无形的看不见的方式。

所以要让我们的市场能够更好的运作,关于市场一个好的地方,在于我们找到了当中的价值链,比如我们说麦克风它的价值是什么?怎么样确定它的价值?如果拿去卖的话,我们说它的价格是 5000 美元,没有人会花 5000 美元买个话筒。所以我们要达到一种价值的平衡,这种平衡要去决定麦克风的价值,就是说每个人会去决定,它的这个制造的成本是多少?以及消费者愿意支付的费用是多少?所以这是一个一对一的经济模式,就是商品的价格是由买者和卖者的博弈决定的。

实际上,今天的一个市场,它比起以前的更有效率,因为以前市场上的交易都是大家去讨价还价,当中没有价值发现。所以我们不能够决定它真正的价值。现在我们并不知道信息的价值是什么?因为没有人要求你对信息去支付费用。我们认为信息是免费的,但是并不是说,我们在为信息付费,广告其实就是一种计费模式。

我这里列有广告模式存在的问题,包括这个钓鱼点击,通过点击鼠标会产生内容、监控。广告公司为了去更好的打广告,它会针对我们的用户进行监控,去收集用户的数据。并且针对所收集的数据,会出现一些个性化的网页,不同的用户会看到不同的内容。所以说,这个信息的价值在哪里?现在数据或者信息就像是一种新型的石油,但是数据的所有者却无法去控制他们的数据。

在今年 3 月份的时候,美国有一个分析公司,名字叫做剑桥分析,它为了在大选的时候达成政治目的,而收集了将近 1 亿的 Facebook 用户的个人数据。还有 8 月份的时候,谷歌跟万事达卡签署了一个零售销售的秘密协议。所以如果你不去支付产品费用,你自己就成了产品的本身。

现在这种数据很大程度上都侵犯了用户隐私,那么我们怎样去解决这样一种问题呢?我们要要逐渐的摆脱这种集中化,来获得这种分布式的一种信任。到目前为止,人们依靠的可信赖的第三方,来促进和定义我们在生活当中所开展的一种交易,包括银行、产权公司等等。但是我们对于这种集中化的一些机构,信任也正是在下降的。

在这里一种解决的方式就是区块链,区块链是一个全局可信的分布式账本协议,它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仍然会有一些黑客会去对它进行攻击,但是它的弹性和恢复力是非常之强的。基于区块链的这种互联网,我们将会更好的去促进它的发展。

另外一个解决的方案,我们叫做小额或者微支付,比如说大家连接到了我们的内容的话,我就会获取部分的内容,微支付是非常小金额的金融贸易。它是从 60 年代开始的泰德尼尔森开始的,他说的一些话,就是关于微支付和内容的解放。在 90 年代和 2010 年在微支付方面都有一些新的更新。

那么在微支付方面也有一个挑战,首先是它与免费模式可能会产生冲突。比如说 Facebook 的一条信息卖 1 分钱,但它交易的成本也很高。所以用户是否愿意使用这个 Facebook 来支付一分钱,是否愿意为一次网络搜索支付多少费用?所以这方面有非常多的问题需要讨论消费者与企业等方面。

我们的互联网是关于过去和连接未来的,有问题,也有一些解决的方案,比如说分布式的信任,还有微支付。还有一些挑战,比如说关于广泛部署解决方案等等。今天下午 Netta 会给出解决方案,或者大家可以关注 Netta 网址netta.io 。好了我今天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原创文章,作者:星球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onepaces.com/20180910/26848.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