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为什么说区块链是抵御人工智能威胁人类的最好方式

人工智能正在引领我们走向更深层的问题和挑战。当代政治中最突出的事实是对美国民主进程产生的越来越多的怀疑:外国势力是否成功干预了地球上最昂贵的选举?

为什么说区块链是抵御人工智能威胁人类的最好方式

FN资讯(FN.com)12月22日讯,据外媒报道,近期随着围绕共识协议展开的治理方面的讨论中变得越来越普遍,很明显,Satoshi Nakamoto最初的“一CPU一票”的愿景将整个加密行业塑造成了以机器,而不是人,为中心的治理思维。

但是,如果人工智能确实如Elon Musk和Sam Altman经常警告的那样对人类有着威胁,为什么我们还在冒险使人工智能获得分布式网络的政治力量呢?

为了保证基本的隐私权,早期的区块链设计具备了匿名性。虽然这种方法有助于对抗金融腐败(政治腐败正在利用互联网,但人们可以通过去中心化计算进行反击),但人工智能的威胁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抽象。社交算法借助模因中成长的事实也帮助解释了今天的政治现实。

然而,人工智能正在引领我们走向更深层的问题和挑战。当代政治中最突出的事实是对美国民主进程产生的越来越多的怀疑:外国势力是否成功干预了地球上最昂贵的选举?自17世纪签订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以来,民族国家一直是基于外国干预的理念的政治建构。

当马克·扎克伯格在国会不得不就俄罗斯利用Facebook作证时,他所不敢说的话是,互联网已经不再与民族国家相兼容了。

当下管理互联网人工智能的是我们的收藏、转推、点赞和链接—也就是我们所不拥有的通证。这些通证反过来掌握着我们,因为它们不断对社会进行调查,使网络所有者获益。为了保持彼此的竞争力,Facebook和谷歌完全有理由变得更加奥威尔式。

使他们取得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的是他们在网络上把人类形象化的能力。但是,其高昂的代价却是整个社会的隐私,这个社会不再通过电话拨号彼此连接,而是二十四小时暴露在网络中的。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在网络上建立人类的数字化身份,从而保障每个人的声音和投票权,而不使人们沦为企业宣传的表现对象?

图灵不可能证明

为了在我们自身和互联网人工智能之间建立一个边界,我们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协议来获得单一的人类身份认同。

与Facebook不同,这种网络不能局限于媒体逻辑和引人注目的算法。相反,这种人类共识应该是合法性的源泉,能够有效地构建一人一节点的图形,以释放区块链治理的全部潜力。

对加密预算的合法影响可以将部署在互联网上的社交网络转变为现实可行的民主。但这远非一项可以轻易完成任务:在去中心化的网络中将人类形象化需要能够预防机器人、女巫攻击(Sybil attacks)、行贿和行业大佬的出现和干预。

首先我们来看看机器人。机器的感知阈值可以使用图灵测试进行测量,其目的旨在区别机器人和人类。因此,根据定义,基于人类的共识需要图灵不可能的证明,这对计算机来说很难,但对大脑而言却很容易处理。为了说明这一点,我女儿Roma的出生证明是通过视频制作的,对人类而言视频解码是很简单的,但对于任何机器来说仍然很难理解。

只有哈希值被存储在区块链上时,证明才可以保持私密性。这一串数字能够验证原始内容以及原始证明的时间戳,从而在不广播所有信息的情况下对节点进行验证。或许摩尔定律最终无法避开恐怖谷理论,因此我们随时都可以公开讨论证明的形式。

为了确保身份的单一性,我们需要抵御女巫攻击(也就是说,人类必须控制多个节点)。必须建立基于信誉的图表,为那些能够从网络中获得更多信任的人提供验证权限。在以太坊年度开发者大会Devcon4,Sina Habib介绍了使用著名的声誉算法(如PageRank)构建“信任图”的想法。我本人曾经尝试用PageRank来衡量推特上的转推行为,这个尝试最终在2009年衍生出了一个叫Whuffie Bank的虚拟货币项目; 它确实有效。

但是,验证节点的奖金也应该支付给那些识别出所达成的共识中的误报事件的节点。如果我们希望由人来负责,那么网络监管就不可能严格遗训算法。

声誉算法的风险在于它们实际上是中心化的算法。

这样节点就可以利用其超额影响力收买其他节点,或者被锁定为收买的对象。为了防止形成贿赂和垄断,节点验证新的图灵不可能的证明的能力应该基于一种加密抽签制度,引入随机投票来达成共识。

如果被抽中的可能性是基于节点所抵押的通证,则可以在长期内均衡所有节点的验证机会。作为验证节点,抵押额越高,再次获得验证机会的可能性就越小。这就形成了一种激励,令人专注于首先验证家庭。

当下,明天和未来

在Democracy Earth会议上,我们利用ERC20代币设计了我们的共识协议,我们设计的抵押逻辑是为了验证图灵不完备的证明。当给定散列的分数达到一致阈值时,将针对既定的ERC-725身份标准发起对“你是人类吗?”这一声明的检查。

这些开放式规范允许在任何兼容EVM的区块链上快速进行原型设计和部署。最近的研究和新协议,例如DigiCash的David Chaum关于随机投票的工作,以及由零知识证明共同发明人Silvio Micalli领导的AlgoRand,标志着加密抽签在保持治理公平方面的重要性。

在我们实施基于网络的数字化民主的初步工作中,很明显,任何控制选民登记的人可以操纵选举的结果。通过提供关于人权的去中心化共识可以有效地解决这个在传统选举中同样存在的问题。

为什么不简单地使用已建立的机构的既有声誉来创建人类的数字身份呢?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全球有11亿人缺乏身份证明,国际救援委员会已确认了超过6500万难民。在拉丁美洲,我亲自会见了被排斥的工人组织,其中估计有10%至15%的成员缺乏身份证明,因为他们的父母从未登记落户或在童年时期就被遗弃。

人们在互联网上的共识应该能够被运用到任何地方,并提供能够衡量区块链经济的包容性能力的工具。如果对人类节点的共识得到广泛采用,那么从无边界民主国家到加密P2P借贷到普遍基本收入的社会应用程序也可以成为现实。

1996年,当John Perry Barlow写下《网络空间独立宣言》时,他写下了这样的结尾,呼吁建立“……更人性化、更公平的精神文明”。

在这一语境中,人道主义是一个更强大的词,它被用来描述描述一个见证了数字治理的诞生的时代的渴望。随着民族国家越来越难以满足一个成长中的国际社会的需要,去中心化民主也变得愈加重要。我们应当记住沙特记者Jamal Khashoggi最后的发言:

“通过建立一个独立的国际论坛,与民族主义政府通过宣传传播仇恨的影响相隔离,阿拉伯世界的普通民众将能够解决他们社会面临的结构性问题。”

通过区块链为人类建立数字身份的真正风险并不在于这种行为本身。

本文为原创文章,作者:如懿,如若转载,在文章标题后注明
“文章来源:FN资讯(FN.com)”,网址 :https://www.fn.com/news/67366.html

若违规转载,FN资讯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文章,作者:如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onepaces.com/20181224/37969.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