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整理 | 政府的区块链落地:区块链产业园区普查报告

摘要

  • 根据零壹智库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1月末,各地由政府或有政府背景的社会组织主导或引导开发建设的区块链产业园区或区块链产业集聚载体共有18个;

  • 由政府主导开发建设的18个区块链产业园区的建立时间集中于2017年和2018年两年;

  • 浙江和湖南两省由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较多,广东省的区块链产业园区总数最多,但多为企业主导的市场化模式;

  • 最大的区块链产业园区是位于湖南星沙产业基地内的区块链产业园,整个星沙产业基地规模超过40平方公里;

  • 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是吸引最多企业的区块链产业园区,目前已经有超过100家区块链企业入驻;

  • 就目前已公开的信息来看,在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中,杭州市是资本支持力度最大的地区。值得一提的是万向集团将在未来7到10年投入2000亿人民币在杭州萧山区8.42平方公里范围内打造一个“万向创新聚能城”,推动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应用。

  • 近年来,在大力发展产业经济的背景下,产业园区这一经济空间形态在我国得到了较快发展,尤其是在推动高新技术的研发、孵化和产业化方面成为促进技术进步和增强自主创新能力的重要载体。

    入驻产业园区的企业不仅可以共享基础设施、享受园区内创新的制度安排,还能因配套企业或合作企业在地理空间上的相邻而降低物流成本或交易成本。

    2019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我们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区块链产业在中国迎来了发展的新机遇,这一产业的快速发展不断吸引着大量创业者和产业资本的加入,各地方政府也逐渐开始重视区块链技术的培育和发展。在各地相关政策的扶持下,区块链产业园区的建设如火如荼。

    必要概念与报告的讨论范围

    零壹智库在参考了数份已公开发布的区块链产业园区报告后发现,一些孵化器性质的产业集聚载体被划入了产业园区范畴。一般这些载体的名称会包含“孵化器”“基地”“中心”或“空间”等字样。这就带来了两个需要解决的概念性问题:到底什么是产业园区?以及孵化器性质的产业集聚载体应不应该被划入本报告的讨论范围?

    另外,我们发现一部分产业园区的开发和建设是由各地政府或有政府背景的社会组织主导或引导的,与此同时也存在一定数量的产业园区,其开发建设完全是由一家或几家企业主导的市场行为。那么本报告在对这两类产业园区的统计和论述应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表:区块链产业园区“大全”

    整理 | 政府的区块链落地:区块链产业园区普查报告

    资料来源:零壹智库通过公开资料整理

    1

    什么是区块链产业园区

    产业园区是指以为促进某一产业发展为目标而创立的特殊区位环境,是区域经济发展、产业调整升级的重要空间聚集形式,担负着聚集创新资源、培育新兴产业、推动城市化建设等一系列的重要使命。产业园区一般是一大片土地在功能细分后进行开发,供一些企业同时使用,以利于企业的地理邻近和共享基础设施。

    前文提到的孵化器性质的产业集聚载体同样是一种新型的社会经济组织,主要面向初创企业。通过提供研发、生产和经营的场地、共享的基础设施以及咨询、政策、法律、市场推广等方面的支持,以降低初创企业的创业风险和创业成本,提高初创企业的存活率。

    产业园区和孵化器性质的载体都可以在发展新兴技术和培育经济内生增长力方面发挥作用,但产业园区从概念上来说可以包括各种孵化器性质的载体。

    区块链产业园区是专门为推动区块链产业发展而建立的产业集聚载体。一般来说,区块链产业园区的配套政策和资金支持安排有很强的产业特色,是专门为扶持区块链产业发展而设计的,以保证相关领域的创新发展能得到切实的保障。此外,区块链产业园区内的企业多属于第三产业,在区位选择上一般不会离中心城区太远,一些产业园区还会设在高校和科研院所附近,与本地的科研力量有紧密的联系。

    2

    本报告的讨论范围

    在明确了产业园区与其他孵化器性质产业集聚载体的概念关系后,就可以理解国内所谓“区块链产业园区”的几种模式,首先是专门为支持区块链产业发展而特设的产业园区,这类园区的名称中一般会带有“区块链产业园”;其次是建设在其他类型产业园区内的孵化器类型载体,这类载体就如我们前文所述,其名称会包含“基地”“中心”或“空间”等字样;最后一类是一些直接注明“区块链孵化器”的载体,与“园区”相比,它们往往规模有限。

    需要指出的是,本报告对区块链产业园区的统计和研究并没有排除“孵化器”性质的产业集聚载体,但本报告所选择的统计和研究对象是由各地政府或有政府背景的社会组织主导或引导开发和建设的产业园区和产业集聚载体。

    根据零壹智库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1月末,各地由政府或有政府背景的社会组织主导或引导开发建设的区块链产业园区或区块链产业集聚载体共有18个。

    表:本报告关注的18个产业集聚载体

    整理 | 政府的区块链落地:区块链产业园区普查报告

    资料来源:零壹智库通过公开资料整理

    为什么区块链产业园区能够快速发展?

    1

    区块链产业政策支持

    2016年,国务院发布《“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首次将区块链纳入新技术范畴并作前沿布局,标志着我国开始推动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此后,上至中央下至地方,各类区块链产业的监管或扶持政策相继出台,为区块链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营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

    以区块链技术发展比较活跃的几座一线城市为例,这些城市从2016年开始就陆续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以扶持包括区块链在内的各类高新技术的发展。

    例如北京市金融工作局与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2016年底联合下发《北京市“十三五”时期金融业发展规划》的通知:加快云计算、大数据和区块链等金融科技在支付清算、数字货币、财富管理等领域的创新发展与应用。鼓励发展区块链技术、可信时间戳认定等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保护消费者权益,提升互联网金融的安全性。

    2017年底,《广州市黄埔区 广州开发区促进区块链产业发展办法》正式发布,共计10条,从适用范围、培育、成长、平台、应用、技术、金融、活动等多环节对区块链企业或机构进行重点政策扶持,该政策也被称为广州市的“区块链十条”政策。

    同样于2017年底,杭州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快推动杭州来来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大篇幅提到了区块链技术,强调区块链之于未来竞争的意义,要在区块链等领域率先探索布局,构建先发优势。

    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于2019年5月发布了《上海市2019年度“科技创新行动计划高新技术领域”》,着力突破区块链关键技术,推进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应用示范。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1月,全国共有广东、浙江、江苏、上海、福建、贵州、山东、江西等12个省和直辖市发布了区块链指导意见,上海、杭州、苏州、广州、长沙、重庆、成都等城市为了吸引更多区块链企业落户当地产业园区,甚至专门针对区块链初创企业落户、企业经营、高层次专业人才落户、购房补贴以及生活补助等方面都出台了相应的扶持政策。

    2019年10月24日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后,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和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在中国迎来了发展的新机遇。

    2

    区块链产业发展活跃

    区块链技术在我国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已经基本形成了包括区块链基础技术设施和技术解决方案、数字资产相关应用、金融场景应用、实体经济场景应用、多种链上应用以及区块链相关行业服务等七大类为主的产业发展体系。2017年以后,我国的区块链企业开始集中出现,并且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也开始抓紧时间布局区块链业务,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华为和百度在内的众多大型企业很早就开始在区块链领域进行了诸多探索,目前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区块链的概念经由企业的推广已经开始逐渐在全社会范围内提升了认知度和接受度。

    从区块链产业投融资的角度来看,区块链也受到了资本方的热捧。2018年成为区块链产业融资的“爆发年”,根据零壹智库的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一年,中国区块链企业和项目的融资达349笔,融资金额达173亿元人民币。

    此外,中国区块链产业的技术动能充足,从2015年开始,中国的区块链专利申请数量就在不断增加,根据零壹智库的统计,2019年1月到10月,共计21个国家和地区申请了区块链专利,专利申请数合计达4765条,其中,中美两国的区块链专利申请合计就超过90%,而中国的区块链相关专利申请已经是美国的2倍。

    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发展现状

    在零壹智库关注的18个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产业集聚载体中,只有少数几个拥有专门的官网或微信公众号,一家区块链园区的概况往往需要通过分布在互联网上的数条消息共同描述出,该工作最为费时费力,不过我们还是努力完成了对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发展现状的梳理并找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方面。

    1

    政府主导的区块链园区建设集中于2017和2018两年

    首先,由政府主导开发建设的18个区块链产业园区的建立时间集中于2017年和2018年两年。其中,最早的两个区块链产业园区是2017年4月建立的杭州西溪谷区块链产业园和武汉区块链产业园。此外,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成立时间多分布于9月到12月,这似乎体现了政府在选择成立区块链产业园区一事上比较谨慎,往往需要经过大半年的考察和论证后才会做出决定。

    整理 | 政府的区块链落地:区块链产业园区普查报告

    图:政府主导区块链产业园区建立时间分布

    资料来源:零壹智库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2

    浙江和湖南两省由政府主导的园区较多

    在18个由政府主导建立的区块链产业园区中,浙江省的园区有4个,湖南省的园区有3个,显示出这两个省份的地方政府对建设区块链产业园区的热情很高并且十分重视推动当地区块链产业的发展。而广东省的区块链产业园区总数虽然是最多的(达到7个),但是由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数量较少,这表明在广东地区,区块链产业园区的建设多采用企业主导的市场化模式。

    整理 | 政府的区块链落地:区块链产业园区普查报告

    图:政府主导区块链产业园区地理分布

    资料来源:零壹智库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3

    最大园区规模超40平方公里

    如果将18个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规模做比较,有4个区块链产业园区的规模是比较大的,分别是湖南星沙区块链产业园(位于星沙产业基地内,该基地规划面积41.48平方公里)、苏州高铁新城的“链谷”(苏州高铁新城规划面积为28.52平方公里)、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位于海南生态软件园内,该软件园一期规划面积3000亩,约为2平方公里,二期规划达14.5平方公里)以及中国(萧山)区块链创业创新基地(根据报道,万向控股集团计划在萧山区推进8.42平方公里的万向创新聚能城建设)。规模较小的亚太区块链中心(APBC)目前一期规划面积为5000平米,目前也仅能被视为一种孵化器性质的产业集聚载体。

    表:政府主导区块链产业园区规模

    整理 | 政府的区块链落地:区块链产业园区普查报告

    资料来源:零壹智库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4

    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吸引最多企业入驻

    从已入驻或已签约企业数量来看,各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的吸引力是不同的。在已经公布入驻企业数量的园区中,娄底市区块链产业园已入驻企业数量较少,但对于这样一家建立时间较短(2018年5月建园)且位于低线城市的区块链产业园来说,能吸引十家以上的企业入驻已经很不容易了,而已在娄底区块链产业园入驻的企业中就包括了趣链科技和德方智链等区块链产业知名企业。

    在18家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中,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是吸引最多企业的区块链产业园区,目前已经有超过100家区块链企业入驻。建设一年有余的海南自贸区(港)是我国重要的对外开放门户之一,是对外开放的桥头堡。区块链技术是一种天然具备开放基因的综合技术,因此众多中国区块链企业选择入驻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的部分原因就是看重这一区块链产业园区的区位优势。此外,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还于近期对外发布了“链六条”,特别针对区块链企业提供了多项优惠政策。

    表:政府主导区块链产业园区企业入驻情况

    整理 | 政府的区块链落地:区块链产业园区普查报告

    资料来源:零壹智库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5

    杭州对区块链园区的资本支持力度最大

    资本对区块链产业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在我们关注的18个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中有7家对外公开了自己的产业扶持基金规模,其中,产业扶持力度最大的基金规模达2000亿。

    万向集团将在未来7到10年投入2000亿人民币在杭州萧山区8.42平方公里范围内打造一个“万向创新聚能城”。万向创新聚能城的区块链应用场景包括:分布式能源系统、基于分布式身份系统的“共享经济”模式、新能源电池的追踪和二次回收、智能制造、智能家居及智能社区服务。因此对于同样处于杭州萧山区的中国(萧山)区块链创业创新基地来说是个比较大的利好。

    此外,同样位于杭州的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在园区启动仪式发布了雄岸全球区块链创新基金,该基金由杭州市余杭区政府、未来科技城管委会与杭州暾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募集)设立,基金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其中,政府引导基金出资达30%,用于投资、引进优质区块链项目。

    就目前已公开的信息来看,在政府主导的区块链产业园区中,杭州市是资本支持力度最大的地区。

    表:政府主导区块链产业园区资本支持情况

    整理 | 政府的区块链落地:区块链产业园区普查报告

    资料来源:零壹智库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原创文章,作者:零壹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onepaces.com/20191213/109525.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