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今日推荐 | 近40家交易所“出事”,2019是交易所“潮落”之年?

作者丨不二做

“我们离成功其实不远了,但最终还是没有扛过去。”

11月份,张磊(化名)再三考虑后,下定决心解散了其所创建的交易所。一年时间的心血,数百万资金的投入,换来的只有无可奈何,一地鸡毛,一声叹息。

张磊所谓的“成功”并不是说在交易所这条赛道上力挽狂澜,赶超一二线机构,而是交易所能够在行业立足,平稳运行,但仅仅是这样看起来十分微小愿望都没能达成。

和张磊一样纵身一跃跳入交易所洪流的人还有很多。

在比特币价格一路飙升,区块链风头日盛,三大交易所频频露脸之际,越来越多的从业者认识到,交易所才是旱涝保收的行当,食物链顶端的王者。而在2018年FCoin异军突起单挑三大交易所后,更多想要进入这条赛道的人心中升起了“彼可取而代之”的念头。

“钱包做交易所、公链做交易所、交易所还孵化新的交易所。”某业内人士向DeepChain深链回忆,“那会儿是真热闹”。

据Coingecko数据调查,仅2018年一年就有150余家新交易所出现。

这些涌入交易所的个人和机构怀着热切的财富愿望的同时,也背负着深重的原罪。

2019年,加密货币市场在度过了短暂的春天之后便陷入冷寂,区块链被国家重视后,关于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之剑从天而降。
暴雷、跑路、被捕、清退,不少交易所纷纷“出事”,汹涌的交易所潮水渐渐退却。

「 汹涌澎湃的“逃离”风潮 」

据DeepChain深链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出事”的交易所大约有38家,2019年9月份之前的有10家,剩下的28家在9月份之后。

这些交易所或跑路,或失联,或关闭,或暴雷,好一点的,也落得一个“良性退出”。

在刚刚过去的圣诞节,加密货币交易所Bitgogo发布公告称:将于12月25日00:00将部分用户数字资产进行冻结理财,即锁仓180天并承诺年化20%的收益。

这一公告被广大用户戏称为“强制理财”,有用户担心Bitgogo是因为难以为继,才会出此下策。

“我们的资金将被锁半年,如果在这期间,交易所跑路怎么办?”一名Bitgogo用户告诉DeepChain深链。

尽管随后Bitgogo删除了此公告,其负责人也在朋友圈发文辟谣。但由该条公告引发的“Bitgogo存在跑路风险”的担忧却没有消除。
值得注意的是,Bitgogo只是众多“出事”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中的一员。

2019年9月2日,Bitker因资不抵债而宣布倒闭。

9月29日,汇币网宣布计划于当日17:00-2019年10月19日17:00开始进行重大技术升级与架构调整。并将要停止所有币种充值,此外,还要求旗下用户在20天内完成提币工作。

9月30日,交易所GGBTC被爆只能充值但无法提现,有微博网友表示GGBTC基本属于“软跑路”。

国庆节当天,Kikcoin交易所宣布因资金链断裂而即将停止服务。随后,Shuobi.com、Ctcoin两家交易所又接连被用户曝光疑似跑路。可以说,自9月份以来,加密货币领域刮起了一阵交易所“逃离”的“妖风”,并在之后愈演愈烈。

11月18日,《科创板日报》报道称,为躲避监管,MXC抹茶交易所创始人疑似已经出国,并且据传抹茶MXC的官网已经屏蔽了中国IP。MXC抹茶官方随即对该消息进行了辟谣,但关于MXC抹茶的热议并没有因为辟谣而终止。

11月22日,交易所Biger发布暂停OTC服务的公告,并在之后连续下架了8个交易对,23个币种。最终,在12月6日,Biger宣布“积极响应监管政策,有序良性退出”。 无独有偶,一天后的11月23日,另一家交易所Bitsoda也宣布无限期停止运营,并要求用户在12月27日前完成提币。

还不算完,11月26日,交易所CoinTiger宣布注销其国内主体成都太一科技有限公司,也因此引发人们对CoinTiger行将跑路的猜测。
尽管此后,CoinTiger官方做出澄清声明,表示其公司注册地一直就是新加坡,成都太一注销并不影响业务开展。

但此举依然没有打消用户的怀疑。

除了CoinTiger,还有诸如IDAX、QBTC甚至MXC抹茶等在内的多家交易所纷纷“逃离”,宣布停止对中国大陆的用户提供服务。

另外,在11月份,交易所领域还接连爆出了:BISS交易所接受警方调查,并关闭会员业务;币安疑似关闭上海运营中心;BiKi传出因被《证券日报》点名而导致大批员工因害怕而离职等负面新闻

负面新闻频频爆出,诸多交易所纷纷“逃离”,当然,“离开”的理由各不相同,“退出”的方式也五花八门。

「 花光投资人的钱,最后不了了之 」

“原因有很多,有客观的,有主观的,有外部的,也有内部的。”前交易所从业者王娇(化名)告诉DeepChain深链,“但我个人认为交易所自己作死,是最大的原因。”

在王娇看来,圈子内混的,哪个不是带着原罪来的,交易所更甚。在圈内混的,又有哪个不是想趁机捞一笔的,交易所捞起来更狠。

“监管降临在任何一家交易所身上,都够这些交易所喝一壶的。”

“首先来说,要先分清楚跑路和退场的区别。”业内人士李平(化名)告诉DeepChain深链,“选择良性退出的交易所和以庞氏骗局为生的交易所有本质的不同。”

在李平看来,一些交易所打着各种各样的旗号,用资金盘、传销等各种各样的玩法吸引用户,目的就是为了“割韭菜”。

前有OneDS的“共振”、“模式币”,后有牛顿交易所的“解封”,“每一种玩法都是一把明晃晃的镰刀,割完就跑”。

和这些快进快出,做一锤子买卖的交易所不同,良性退出的交易所多数是因为监管风险增加,交易量低下,运营难以为继等因素而选择离场。

“很多交易所运行状况确实不好。”对于李平的观点,王娇给予了肯定。

“有些三线小交易所的成交量连头部的1%都达不到,其盈利能力甚至可以说还不如一家发展不错的区块链媒体。”

王娇表示,其所认识的一家小交易所,一个月光员工薪资支出就100多万,再加上整体的运营和宣发,还有场地租赁费用以及水电费等。每个月的实际支出大得惊人,但与之相对的是,该交易所迟迟无法打开市场,拓展业务。

一年时间,花光投资人的钱,最后不了了之,这是很多交易所的发展现状。

小交易所随时随地处于破产边缘,而那些经历市场竞争,侥幸存活下来的交易所们,其发展处境也令人担忧。

TokenInsight此前曾就交易所交易量进行调查研究,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近半数字货币交易所存在严重刷量行为,近50%的交易所真实交易量比例不足一半。

“刷量这个现象是普遍存在的。”李平告诉DeepChain深链,“因为一方面有一些对冲的基金会找交易所做一些流动性的操作,另一方面,交易所也想获得一个比较好的排名。”

不过,虚假交易量再高也难掩交易所生存处境的窘迫。

此前,就有业内人士表示,排名前三的头部交易所日活不过5000人,而小型交易所更是面临着流量枯竭的风险。

有交易所交易员告诉DeepChain深链,早先,挂在交易所上的单子,价格差距不大,很快就能完成交易,而现在就算压低价格,也很难出手。

流量之弱可见一斑。

“对小型交易所而言,或许只有牛市的到来,才能打破他们所面临的困境。”王娇告诉DeepChain深链。

「 熊市之下又遇监管 」

2017年底的大牛市过后,加密货币市场就进入一落千丈的阶段。2018年的寒冬淘汰了诸多入局者,2019年市场回暖,比特币在6月份创下近13000美元的高点后又遭腰斩。许多指望着牛市来临,能够续命翻身的区块链公司被浇了一盆冷水,而依赖行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首当其冲。除了加密货币低迷行情的打击外,监管的加剧也是导致众多交易所“离开”的重要因素。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就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中明确指出,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严格意义上,中国是不允许存在任何一家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王娇表示。不过,监管出台后的三个月后比特币却迎来暴涨,加密交易所反而在明里暗里蓬勃发展。2019年10月份,原本沉寂的区块链因为国家的重视而再上风口,但与此同时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也汹涌袭来。2019年11月13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关于交易场所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开展经营活动的风险提示》,文件指出:“如有外埠交易场所(重点为金融资产交易所)分支机构在京开展经营活动,属于违规经营行为。”

11月25日,据《经济参考报》报道,相关监管部门已下发通知,将针对最近部分虚拟货币平台“卷土重来”的现象,出重拳打击。并表示,将在整治的基础上进一步对存在的乱象进行纠偏。

“其实国家出手整治没有错。”来自陕西的加密货币玩家告诉DeepChain深链,“先不说小型交易所,就是一些主流交易所,他们在宣传过程中也涉嫌传销。”

拉人头、发展下线、分层多级,“就差把传销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可以说,在交易所发展过程中,几乎都是在法律边缘游走。当监管的之剑真正落下来的时候,那些还没“离开”的交易所们能好过吗?

「 “交易所出海是下下策” 」

“我对交易所的未来不太期待。”李平直言,未来的交易所发展前景很差。

“因为项目方少了,发币被禁止了。”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在这圈子里,从早先的ICO,项目方自己发币就能赚钱,再到后面的IEO,有交易所担保的项目方发币也能赚钱。但现在,一部分项目方选择了离开,另一部分项目方转型做了技术。没人发币了,交易所存在的价值也就没有了。”

但李平的观点却遭到了张良的反对。

“我承认,未来交易所的处境会很艰难,但并不能决绝地说交易所没有存在必要。”

张良表示,在未来,大部分交易所的确会死掉,但像诸如OK、火币、币安等头部交易所却不会倒下。而且,伴随着行业的发展,这些交易所也最终将越来越合规,成为整个行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9年12月4日,海南发布“链上海南”计划,并于同期打造链上海南生态联盟,而在该生态中,火币作为首批签约成员赫然在列。无独有偶,区块链企业OK集团也在去年11月底改名欧科集团并获央视报道。

“和政府走在一起,就意味着和合规走在一起。”张良表示。

为了合规或者说为了躲避监管,很多交易所选择了出海。不过,对于这些选择出海的交易所而言,事情不像他们想象得那么简单。首先,虽然国外的一些国家颁发了交易所牌照,但当地监管政策的变化也是一个潜在风险。

2018年3月,日本监管机构FSA下达交易所关闭的命令,消息一出,日本5个加密货币交易所运营商向FSA撤回登记并申请清退现金和加密货币。

另一方面,想要获取牌照也并非易事。

2018年3月22日,币安因未在日本注册,并有可能给投资者带来损失,收到日本金融厅的警告:“若币安继续在日本开展业务,金融厅将通过国际刑警提出刑事指控。”

同年9月,币安再次收到美国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最后通牒,要求其配合监管调查,否则将被采取刑事措施。

强如币安都面临牌照的问题,更遑论那些中小型交易所。

“还有一点就是,中国市场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大、最有潜力的市场。”王娇告诉DeepChain深链,“放弃中国市场的代价实在太过巨大。”

“而且,如果这些交易所整体迁到国外运营,水土不服势必会让他们的生存状况雪上加霜。”

因此,在王娇看来,不管怎么看,交易所出海都是一个下下策。

「 合规是重中之重 」

动荡与洗牌过后,区块链行业会迎来新一轮成长期。但今时不同以往,在业内人士看来,现在,只有合规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才有存在的可能。

时至今日,世界各国都在加强对区块链行业的监管,许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牌照制度,另外一些国家则正在摸索。

1月1日,数据分析公司Chainalysis首席经济学家Philip Gradwell表示,只要能够适应加密货币的合规性和市场风险,机构的数量就会增加。

另外,可以看到的是一些交易所确实也在追求合规化。例如Bitfinex,为了改善合规程序,加强了其KYC流程,要求经过验证的用户提交其他信息,包括居住地址证明。

“以前人们老说,交易所同质化太严重,影响了发展,交易所不透明影响了发展,现在来看,交易所不合规才会影响发展。”王娇感慨道。

对于发展已久的加密货币领域而言,或许混乱期已经逐步过去,是时候建立秩序了。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杜牧在《阿房宫赋》中,对于秦国的崛起和覆灭发出了感慨。

对于身处于当下,见证交易所兴衰的加密货币从业者们来说,面对交易所和整个行业的变化,除了感慨以外,或许还需要更多的思考和行动。

原创文章,作者:深链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onepaces.com/20200103/115115.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