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挖掘公链赛道上的两匹黑马,极具发展潜力—Nervos篇(二)

2018年被誉为公链元年,公链项目一直作为高热度的讨论词。2018年至今,将近2年的时间里面,我们看到了公链项目已经出现了上百个。有目前市值较大的EOS和波场,也还有陆陆续续还在部署主网的新项目。但是,竞争如此激烈的赛道中,我看到具备较大潜力的项目其实仍不够多。

公链作为整个区块链的底层基础设施,其成功的因素是需要更综合、更多样的。纵观过往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发展史,我们看到这一类平台级的软件(如PC端的windows和Mac OS、手机端的安卓和iOS等)往往是需要经过长时间的发展才会成功的,其背后是全面的架构设计、活跃的开发者社区、用户的易用度等因素造就。这导致,普通用户在考虑对公链项目进行投资时,需要有很全面的了解。

笔者作为一名互联网技术开发者,在阅读了众多公链项目白皮书后,依旧难以看到极具潜力的项目。但有幸的是,随着部分项目上线后,我还是有幸地看到了两个让我信心满满的项目,它们都是国人主导的项目,但在全球技术社区与投资社区都取得了较大的影响力,实乃国内技术所幸。它们分别就是Vite和Nervos。

比特币作为第一代公链,让我们看到可编程货币的愿景能够得以借助区块链得以实现。第二代公链的以太坊,则将可编程货币的概念延伸为可编程数字资产,并提出了智能合约的概念。这使得区块链不再仅仅只是数字货币的底层网络,更是一台可以实现通用计算的世界性计算机。这使得区块链技术的功能和应用场景大大地延伸。但与此同时,以通用计算来看待以太坊,它会遇到非常大的性能瓶颈,使得应用场景非常受限。

未来的公链,应当是提供智能合约的高性能底层基础设施,使得任何商业应用都有可能在区块链上得以部署,彰显区块链的价值。这意味着,新型公链项目,有必要在性能与安全找到合适的折中,确保区块链能够承载大规模的商业应用。这就要求项目需要大量的技术创新来论证其可行性,而能说服我的新上线项目中,唯有Vite和Nervos。

Vite是一个采用DAG的高性能公链。DAG作为传统图论计算中存在的算法,其高性能是已经得到理论支撑的。但是,在应用到区块链项目上,其安全性一直仍未得到大规模、长时间的验证,所以是我过往的担忧。但在Vite白皮书上,我看到了许多改进的技术,让我看到有望成功应用的方向。

Nervos则采用了更为稳健的技术,采用了双层设计架构。以已得到验证的PoW共识算法作为Layer1的设计,继而再设计高性能的Layer2,满足商业场景的需求。

这两者走了不一样的道路,但都是有丰富的技术理论阐述其可行性,并为开发者提供着完善的工具完成上层部署。限于篇幅缘故,笔者会分为两篇文章来分别介绍这两个技术项目。今天聊聊Nervos。

这个聊法不会很专业,虽然是偏技术的项目,但考虑到读者的受众面,我尽量想用更容易接受的聊天方式来探讨。

其实要说清楚Nervos的优势,我觉得几个短词就可以概况:

  1. 技术强悍、领先。

  2. 架构独特、创新。

  3. 通证经济模型“耐用”。

细节从这里开始展开。

Nervos初印象

第一次了解Nervos时,其实是在2018年年末了。同在杭州,当时还在浙大读研的我,跟随浙大俱乐部的同学拜访了一次Nervos团队,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秘猿科技公司的团队。

拜访前,因为我们俱乐部的同学大多都是理工科或者是IT类专业的,对于拜访秘猿科技一事显得还是比较兴奋。路途上,好友一直给我介绍秘猿科技创始人Jan Xie(谢晗剑)(也是Nervos创始人之一)的技术有多强悍。

第一句介绍就把我震惊:

“Jan Xie(谢晗剑)曾在以太坊核心团队工作了两年,与Vitalik一同开发Casper,对以太坊、智能合约的理解应该是国内技术大佬级人物。”

恩,确实很震撼。

要知道,做过IT的同学,应该对于中国IT行业开发者的实力都能有个明显感受:“我们有很好的业务开发能力,却很少有能开发工具、平台的实力。”

这也就是为什么,截止到今天,我们仍然很难看到国产操作系统、数据库这种底层软件。

从历史原因来看,主要问题并不是中国的技术开发者没有外国开发者那么聪明,更重要的原因应该还是国情所致。早期,国内互联网发展时,中国的经济状况并没有今天如此强大。因此,整个市场资源需要寻求的是,能够快速出成果,或者说快速变现的技术和产品。而恰恰,这些底层工具,往往是需要投入大量的人才、金钱、时间才能把生态搭建起来。所以,这时候“拿来主义”变得更加现实。

但随着经济逐渐地强盛,大国之间的博弈也变得剧烈,我们可以看到科技巨头其实也在布局自己的底层基础软件,比如华为、阿里等。而对于区块链行业来说,同样的情况也是在发生。

虽然公链一直是风头,但明显欧美国家依靠目前的人才资源,依旧在技术领先于我们国家。比特币、以太坊这种革命性创新依然是来源于欧美极客为主。国产公链依然呈现概念与业务为主、技术为辅。很难得,如果仔细看过Nervos的技术团队以及其Github情况,我们很庆幸有这么国产技术团队,是真正在做着引领式、颠覆式技术创新。

挖掘公链赛道上的两匹黑马,极具发展潜力—Nervos篇(二)

挖掘公链赛道上的两匹黑马,极具发展潜力—Nervos篇(二)

图片来自:TokenGazer

虽然,不敢断言,Nervos必然能做成,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只自研的技术团队,具备向外持续输出的能力,能够向世界证明“国产”技术开发者也能具备底层基础软件开发的好机会。

Nervos颠覆何在?

何谓技术颠覆呢?

比特币开创了人类史上第一款“可编程货币”产品,在依赖技术保障的情况下,完全由无中心控制的网络完成了国家央行才能做得事情:发行货币、记录货币转移明细、清算完成人们交易需求。其留下的去中心化思想、PoW共识,依旧深刻地在整个圈子流行。

这是第一次颠覆。

以太坊,在这样的网络基础上,将“货币”的场景边界拓宽,结合智能合约的概念,将一切需要涉及到“交易”场景都能用“去中心化”的方式实现。因此,它不再仅仅是一个银行,而是整个世界迁移到”虚拟世界“的世界计算机平台。

这是第二次颠覆。

再到EOS的创始人BM,则将其在BTS(去中心化交易所)与Steem产品得到的经验,继续将DPoS共识的技术经验运用到EOS公链上。这是单方面解决以太坊仍然存在的性能问题。

这算不算第三次颠覆还不好说,但DPoS共识算法可以在众多新型的底层公链上都被采用,这必然也是具备颠覆性的技术思想。

那么,Nervos又颠覆了什么?

很明显,以太坊的愿景是很好,但通往愿景的路还没铺成。其中,这包含着一直热议的一个命题:区块链是不是无法解决”不可能三角问题“?

挖掘公链赛道上的两匹黑马,极具发展潜力—Nervos篇(二)

这个问题,其实就是能不能在公链上,安全、可扩展性、去中心化程度(也就是验证节点的分散程度)三者都具备呢?

这其实是非常难,甚至说无法解决。很明显,比特币和以太坊(准确说1.0)只考虑了安全和去中心化程度,但可拓展性(或者说性能)仍然非常无法面对真实的商业场景。EOS具备一定的性能,但仍然没法做到去中心化程度很高(只有21个验证节点)。

Nervos呢,其实在单一公链上,也是没有解决的。所以,它就将问题分解:设计一条底层公链,确保十足的去中心化以及足够的安全,这是第一层网络(即Layer 1)。随后,在第二层网络(即Layer 2)上,部署了Appchain,主攻性能。对于必要的资产、信息、数据才锚定到Layer1上。

但是分层的思想,其实也有许多项目也有想到,也在做,比如闪电网络、Plasma、Teechan等,所以这还不足以显示Nervos的颠覆性。

对于我而言,最令我感到震撼的本质是:Nervos应该是第一个把区块链网络重新做了较为全面的分层和解耦的团队。

如果说你了解互联网(即TCP/IP的五层或七层协议)的话,你就能够明白互联网的成功是它采用了极度分层和解耦的架构。

想象一下,我们每天活跃在互联网的用户,应该将近有60%(40亿)的人口都使用着这个网络。然而,这个网络竟然能为如此大的人口提供着通讯、娱乐等服务?这就是因为互联网将整个网络分为不同的层次,使得用户之间交互的数据,走不同层次的流量,最终借助层层的服务器、路由等汇聚到接受人手上。

这样,明确的分层、解耦,使得网络上的设备能够明确分工,并通过高效地执行较为单一的任务后实现交互。

所以,区块链网络要成功,必然也是需要更专业明确的协议,让不同的功能、场景使用不同的工具,并使承担不同角色的人能够更高效地参与网络。

这才是Nervos的颠覆之处。它为区块链网络提出了更细分的网络架构,使得公链能真正地成为未来的加密经济设计基础设施。

Nervos如何做到?

(1)分层实现

Nervos提出了分层技术方案,将系统架构分为如图的Layer1和Layer2:

挖掘公链赛道上的两匹黑马,极具发展潜力—Nervos篇(二)

图片来自:TokenGazer

Layer1,Nervos称之为Common Knowledge,即共同知识库、经验库。Layer1是大家熟知的区块链方式,目前采用改进的PoW共识算法(未来应该是PoW+BFT的混合共识算法,以期提高性能)来保证整个网络的安全。Layer2则是一套应用链的解决方案,以保障业务实现优先,确保性能能够达到大规模商用。Layer2通过一套协议来实现锚定到Layer1,并且Layer1将安全传递到Layer2。

熟悉区块链网络的,对于Nervos的Layer1应该是比较能够快速理解。但对于Layer2可能就不太熟悉。Nervos的Layer2是一个自由度非常高的层次,项目方可以自定义实现的方式,包括去中心化方式和中心化方式。这个可能听起来会让你感觉奇怪,为什么区块链网络还需要中心化?

我说个简单的场景。

假如一个游戏项目方需要在Nervos网络上做DApp。按照整个游戏的场景需求,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用户需要的是游戏账户、游戏规则、游戏代币、游戏道具等这些关键资产实现透明化运营。至于游戏中的画面,其实是与透明无关。因此,针对这样的场景,就将游戏画面在中心化服务器实现就可,涉及游戏账户、游戏规则、游戏代币、游戏道具等这些关键资产就借助Layer2的智能合约运营以及Layer1的锚定即可。类似的场景,还有很多。Layer2的自由度能够优先确保项目方业务体验。

但是,这其实还是会让Nervos的实现变得更难。这意味着,Layer1需要以足够丰富的适配器、考虑足够全面的扩展方式去支持Layer2。因为Layer2可能会因为场景的差异,出现各种各样的技术方案。而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Layer2方案可以很好的运行在目前的Layer1上。Nervos的方式则是不断地去跟Layer2的团队进行沟通,通过累积足够多的经验,然后在Layer1上能够支持这些需求。与此同时,Nervos自身也开发了一条AppChain,提供给Layer2的开发者实现自己的场景,并通过Layer1与AppChain的联动来探索通信协议的设计。目前,这条AppChain的性能已经达到很高的级别(15000TPS),应付一般的场景是没问题。

(2)节点分工明确

Nervos的分层,是将网络分为底层的Layer1和业务层的Layer2来实现。其中,Layer1 是Nervos CKB,Layer2则是App层,包括官方自身开发的AppChain提供给开发者探索。

首先CKB锚定的是存储单元(Cell),也就是对于数据(或者说数字资产)在Layer1的记录是使用CKB(Layer1的本地代币)付费的。这个逻辑是合理的,在区块链上最为珍贵的东西,就是“可回溯、不可篡改的记录单元”。用户需要为使用这样的介质付费,这是对的。比特币网络的底层逻辑也是这个设计,但没抽象出来地设计出来。而CKB则将这一层抽象出来,定义为Cell类,即存储数据的最小单位。

接着,在对Layer1的节点设计上,传统的PoW共识网络都只是设计了全节点,即共识节点保存着全账本数据。要知道,这是非常不合理的设计。因为如果所有节点(矿工的电脑)都需要存储全部账本信息,随着网络的发展,那么这个账本会非常庞大,那么想要实现去中心化程度足够高的网络,就会背道而驰。这就需要有效的解耦,类似互联网有高性能计算机负责计算、数据中心负责存储等解耦设计。

Nervos CKB节点由存档节点、共识节点和轻节点组成,其中存档节点是最重要的,作为全节点存储所有的数据。而共识节点可以不需要存储所有账本信息,但参与PoW共识竞争过程的计算过程。轻节点主要面向用户,是轻量级客户端,只需要保存少量相关信息即可。

挖掘公链赛道上的两匹黑马,极具发展潜力—Nervos篇(二)

图片来自:TokenGazer

(3)为不同的分层、节点设计不同的利益机制

在CKB上,针对CKB的通证设计,也是颇有新意。

但因为我个人对于通证机制的研究不够深入,我先推荐你可以到一休哥那里先阅读一下这篇文章:

八千字长文告诉你,为什么Nervos是公链的小甜甜?为何CKB公募价格是1美分?

这篇文章介绍地很好,将CKB矿工挖矿机制与Nervos DAO的联动描述得很清楚。对于Nervos CKB这种PoW网络来说,矿工的算力挖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价值支撑,而市场也会与之发生博弈。Nervos DAO则是提供了一个市场与矿工群体的缓冲机制,起了非常好的价格托底机制。

与此同时,CKB锚定的是Layer 1最重要的存储空间。随着市场的需求增大,存储空间的稀缺性显现,这将显现在CKB的价格上,使得技术使用成本在增加。因此,二次增发的方式是来调节用户需求与价格的矛盾,使得CKB的使用成本能动态跟随市场需求。

存在的问题

当然,好的项目不是都是所有东西都很好,肯定也存在需要去改进的地方。

从上方的描述,应该不少朋友感受到这个项目的技术功底以及通证经济设计的魅力。但是我目前认为Nervos团队,可能还存在较大的理想主义,还缺乏现实主义。

我曾经有幸与Nervos的运营也一同探讨过Nervos主网上线后的市场推广问题。作为一个商业项目来看待Nervos项目的话,个人认为其市场运营可能还需要改进的。

与运营的商讨中,我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团队对于区块链的热爱、对于Nervos的自信,但在推广上更重视的是技术推广(如每周在杭州都有举办技术讲座、线上黑客马拉松、Nervos的论坛等),还缺乏产品层面的运营。我当时建议他们需要拿出部分的激励,并和有流量的项目或者KOL合作,共同推广Nervos的知名度。

但运营层面的意思是,公司内部更希望这是社区自发性行为。也就是类似比特币走到今天一样,其实在没有中心化团队的市场激励下,纯靠社区发展至今天的规模。Nervos应该也是类似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在社区认可的情况下自发性达到更大的普及度。

个人认为,站在商业项目角度来看待,这样的方式可能是不够成熟的。毕竟,我们需要选择更高效率方式来达成目标,才能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下活下来。

总结

总的来说,Nervos应该是我在国产公链中,见过技术功底最为扎实的团队。对于Nervos的判断,也更多是来自于技术的热衷,但可能缺乏更宏观的市场判断。

也正因为对于Nervos的信任,我也参与了其中的挖矿,并持有一定的CKB代币。因此本文观点不一定做到客观,更多利益相关。但不是出于软文推广,仅为笔者的项目研究分析。

注:本文仅为个人投资思考,不作为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阅读:

挖掘公链赛道上的两匹黑马,极具投资潜力—Vite和Nervos(一)

原创文章,作者:区块佣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onepaces.com/20200110/116893.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