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今日推荐 | 公链没有前途,做联盟链就一帆风顺了?

作者丨不二做

“不要觉得现在联盟链发展势头强劲,就一味的去称赞联盟链,贬低公链。”云象区块链创始人黄步添如是说道。

在区块链上升至中国国家层面后,在众多明星公链纷纷跌下王座之际,有关公有链和联盟链支持方的喋喋不休的争议以及“分道扬镳”的竞争,似乎决出了第一阶段的胜者——联盟链。

在政策风口下,“联盟链才是区块链未来”的论调也成为渐渐成为“主流”的声音,此前埋头做事的联盟链公司受到政府、企业、资方和媒体的关注,业务合作和知名度都大大增加,而许多原本从事公链研发的团队则开始转向联盟链技术的研发与服务,害怕错过这趟驶向未来的列车。

在联盟链领域深耕六年时间的黄步添对于转型做联盟链的公链团队心存疑虑,同时也对重联盟链轻公链的态度变化不以为然。然而,在公链转型联盟链的趋势中,也有人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公链也并不是没有前途,联盟链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 联盟链是不是伪命题? 」

“其实,联盟链并不是一个崭新的概念。”某联盟链团队前负责人杨慧(化名)告诉DeepChain深链,“早在2015年,联盟链的概念就出现了。而此后的两年,可以说是联盟链发展的春天。”

那段时间,云象区块链、趣链科技以及布比区块链等联盟链团队竞相成立。

此外,2016年1月,中国区块链研究联盟(CBRA)成立;4月,中国分布式总账基础协议联盟(ChinaLedger)成立;5月,中国平安加入区块链顶级联盟R3;6月,微众银行、京东金融、华为等联合成立了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金联盟)。

联盟链落地生根。

2019年,网信办发布了第一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来自全国18个省市的197个区块链信息服务项目位列其中。 其中,联盟链数量高达116个,占比59%,接近6成。公链项目只有25个,占比13%。联盟链势头不可谓不强劲。

但有趣的是,几乎在联盟链大规模发展的同一时间,区块链领域里,对联盟链的质疑也甚嚣尘上。

和传统意义上的公链概念不同,在联盟链中,每个参与者只能查阅和交易,但要想验证交易,必须经过联盟节点的同意。简单来说,联盟链上的信息对每个人都是只读的,只有节点有权利进行验证或发布交易,这些节点组成了一个联盟。因此,联盟链虽然减少了节点验证时间,但更接近“中心化”的传统管理本质,这被认为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核心思想存在背离。

“在联盟链里,Code Is The Law这句话不再管用,而是变成了人来治理。”杨慧认为,联盟链的出现背离了区块链和中本聪的精神。
事实上,在一些早期的区块链布道者看来,联盟链就是区块链的阉割版。

此外,还有人认为联盟链是区块链里的大骗局。认为联盟链代码不开源、节点不开放,难以让别人相信它是区块链。甚至早年间,以太坊创始人V神也曾表示,激励和通证是区块链的精神,难以想象“无币区块链”到底是什么样子。

“其实,这是个误区。”迅雷链李凯(化名)表示,联盟链和公链有各自的用户群体,在技术和业务模式上更是能够互相借鉴和促进,都无法取代对方。

“严格意义上,联盟链和公链是平级的,只不过是区块链发展的两个方向而已。”

黄步添也认为,公链与联盟链并不是伪命题。真正判断区块链真伪得看应用场景是否采用非中心化业务治理模式。

“公链的目的是为了解决更大范围内的信用问题,而联盟链的出现则是旨在解决单独某一领域或小团体之间的协作效率问题。”黄步添向DeepChain深链解释道,“二者解决的问题都不一样。”

“因此,在思路上,二者也不一样。”李凯表示,联盟链需要更多的去考虑客户的使用场景以及可以针对特定场景应用的技术。所以在研发上,联盟链可以有更高的可配置性和可扩展性,而公链上则需要找到一套通用的方案。尽管如此,在杨慧看来,公链团队转型联盟链的现象,更多还是出于“无奈”。

「 选择公链还是联盟链? 」

“现在行情这么差,公链项目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发币。”杨慧表示,此前自己所供职的公链团队,面对形式的压力,选择了转型联盟链,并对外宣传,只是一个技术提供商。在杨慧看来,发币是区块链技术最大的魅力,“不发币的项目还能叫区块链吗?”,因此杨慧选择了离职。

在当下,杨慧所在的团队并不是公链转型联盟链的个例。

就在2019年12月21日,公链项目IOST宣布将在公链、联盟链两个领域一起发展;此外,公链项目Conflux也在2019年早些时候专门成立了联盟链部门;而曾经主打区块链操作系统的公链项目THINKEY以及BOS也纷纷选择了联盟链技术。

2020年只是个开始,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公链团队选择联盟链。

“但是不要太乐观。”

黄步添认为,尽管联盟链是现今发展的热潮,但并不意味着转型到联盟链领域的团队就能够获得成功。首先来说,大多数公链团队早期获得了很多的资金,这样一来,这些团队就很容易变得盲目乐观,而不对未来有长期的规划。

“这样的后果,现在显而易见。”

此外,黄步添还认为,区块链的创业团队,尤其是公链团队,往往都有一个问题,就是唯技术论。

“换句话说,就是太理想主义。我们不能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

殊不知,公链也好,联盟链也好,其最终还是要用之于民。

放在现实场景中,衡量一个团队好坏的标准是,该团队是否同时具备创造、研发、解决方案、产品设计以及现场实施的能力。除此之外,黄步添表示,对于这些转型的团队而言,就算全部具备以上五个能力,但其融资能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他们的发展。

“说白了,就是你有多少钱?”黄步添士告诉DeepChain深链,“就和互联网公司一样,谁烧的起钱,谁能活到最后。”

“因此,我对现在很多公链团队转型联盟链表达忧虑和不乐观。”黄步添表示,最好还是聚焦于某一个具体业务去发展。

或许,在某种意义上,公链只是极客们不断追求的彼岸花,无限美好,却难以实现,而联盟链则是价值落地的现实花朵。

然而,在杨慧看来,联盟链的这个花朵,之所以能绽放,无非是因为当下的“政策氛围”,但其真实收益未必尽如人意。

早先,主打联盟链技术的网录科技CEO吕旭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2016年开始联盟链研发到2018年,网录科技的客户仅有四到五家,而在这些合作中,网录科技都是作为一个“技术提供商”的角色而存在。此外,吕旭军还表示,联盟链落地,大多是做概念验证,无法做到有效落地。

V神也曾表示,联盟链的天花板已经显露。

甚至,黄步添在早些时候,也曾对联盟链的发展表达过无奈:“早期你很难获取到一个直接的明确的需求,很多机构只是想去了解区块链而已,并不是带着需求来的。”

而从更加实际的方面来说,虽然联盟被热捧,但在变现方面却有些尴尬。

2017年趣链科技完成了15亿美元的B轮融资,但是其该年的营收仅为500万元,亏损达到了1500万元。

某知名联盟链服务商告诉DeepChain深链,其实市面上很多做联盟链服务的公司早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都是在烧融资,目前的状况虽然有所好转,但是在盈利方面依旧存在问题。

「 没有理由怀疑联盟链的未来 」

“但现在,我认为,联盟链的发展是大趋势。”黄步添告诉DeepChain深链,“区块链的现实花朵,早已枝繁叶茂。”

2018年2月,菜鸟与天猫国际共同宣布,已经启用区块链技术跟踪、上传、查证跨境进口商品的物流全链路信息;同年8月,腾讯公司联手深圳市国家税务局开出全国首张“区块链电子发票”;2019年,迅雷联合广州市政府共同推出了地方金融区块链征信共享平台,该平台可以将各机构的征信数据摘要上链。

2019年10月,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纯也曾在演讲中表示,住建部公积金数据共享平台已联通全国491个城市的公积金中心,上链超过5000万条数据。区块链的应用已从单一的数字货币应用延伸到经济社会的各个领域,且效果显著。

“这些都还是联盟链落地的冰山一角而已。”李凯表示,在联盟里的产业化应用方面,区块链技术已经拓展到社会经济的各个领域,包括金融、法律、医疗、能源、娱乐、公益等事业。

除此之外,李凯和黄步添同样认为,在各个领域绽放花朵的联盟链,将在金融领域结出最为丰硕的果实。

黄步添表示,目前,国内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加起来就有6000多家,而大大小小的银行加起来也有1300多家。联盟链可发挥空间十分广阔。

早在2018年的时候,蚂蚁金服和菲律宾钱包GCash合作推出区块链跨境汇款,渣打银行提供结算服务。接入联盟链技术的蚂蚁金服,其跨境支付时间,由以往的10分钟到几天不等,缩短为3秒。

马云表示,这个项目是他曾经最为关心的项目之一,并称为此,自己至少问过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10次项目的进展。

除此之外,近几年,多家银行宣布了自己的区块链计划,而其计划几乎全部集中在清结算、支付、票据、供应链等领域。

李凯表示,金融领域是典型的多主体参与、信息不对称的场景,存在严重的信息孤岛问题,而信任则是解题的关键。

“恰好,区块链就是为解决信任问题而生的。”李凯认为,联盟链在该领域大有可为。

与此同时,黄步添认为,中国未来区块链发展水平肯定会比国外的好。

因为西方的社会治理架构都比较完善,因此探寻社会治理新模式的欲望不会很强,就和中国移动支付发达,而国外还在用信用卡一样。

“我们在支付上比西方先进,是因为我们支付制度本身的缺陷,推动我们去探索新的支付体系。”

“因此,我们没有理由去怀疑联盟链未来的发展前景。”黄步添最后表示。

原创文章,作者:深链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onepaces.com/20200114/118112.html

QR code